解放军历史上70个军番号中有三个至今未用,把红

作者: 考古专栏  发布:2019-09-24

需要说明的是,在电文来往中,中央军委最早明确全军“统一组织和番号”的时间是1948年10月29日,比正式文件下达时间1948年11月1日早三天。这份早三天的电文是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回复华东局的电报。电报原文称:“饶并华东局:感巳电悉。中央及军委关于解放军统一组织和番号的规定即将发出。吴化文军编入华东野战军序列,排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五军。其所辖之三个师,排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一○三师、第一○四师、第一○五师。吴军改编后的军、师番号,即由新华社公开发表。其关防、委令,即将由军委送达。同意何克希任吴军政治委员,吴宪任该军政治部主任。军委、总政。”

军委

第312团:鲁中南纵队46师138团(原鲁中军区警备4团)

从电文中可以看出,在全军统一番号使用前,到底使用“纵队”还是使用“军”番号,连野战军的首长们都还不知道。

显然,从电报中看出,林彪和罗荣桓对部队编制问题的考虑是提前了,尽管他们还没有考虑到使用军这个番号概念。

军长:吴化文,政委何克希。副军长:杨友伯、胡大荣。副政委张雄,政治部主任:孔繁彬。

70个军番号至今尚未使用过的有3个,它们是:第五十六军、第五十七军和第五十九军。

众所周知,1948年之后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个战场上对国民党军发起更加猛烈的进攻,作战规模不断扩大,部队开始跨区作战,不同战略区的部队逐步进行战役协同。比如,1948年8月,华东野战军主力、华北军区一部已实现跨区作战。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部队总兵力也由原来的127万人发展到280万人。整体作战态势表明,解放军更大规模的跨区作战和不同建制部队之间的战役协同成为发展趋势,这就迫切需要统一指挥、统一编制,更重要的是建立起统一的后勤保障体系。这一点,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早已了然于胸。1948年9月8日至13日,在河北平山县西柏坡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明确提出建军500万,在解放战争第三年开始实行正规化建设任务。

图片 1

中央军委根据中共中央要求,于1948年11月1日颁发了《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规定称:“番号排列数目为70个军210个师,内中空额,留待今后建立新的军和师时补足。”这就是解放军历史上70个军的番号由来。

从1948年11月至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式实施统一番号,全军使用了51个军番号。3月,又使用了6个军番号。这样,先后使用了57个军番号。

第三野战军35军105师315团(前身为鲁中南纵队47师141团在总统府门楼升起红旗

解放军70个军的番号由来

电文中的巳电,指1948年10月27日,饶漱石、粟裕、谭震林关于吴化文部改编事项致中央军委电。主要内容是:“该部究应编何种番号?如编纵队,则应称十四纵为宜,如编军,则不便称第一军。另派何克希(原一纵副司令员)为吴军政治委员,吴宪(野政联络部部长)为该军政治部主任。”

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

电文中的巳电,指1948年10月27日,饶漱石、粟裕、谭震林关于吴化文部改编事项致中央军委电。主要内容是:“该部究应编何种番号?如编纵队,则应称十四纵为宜,如编军,则不便称第一军。另派何克希为吴军政治委员,吴宪为该军政治部主任。”

后来又使用了10个军番号。它们是:1950年2月,新疆民族军改编成解放军第五军;1949年12月,新疆国民党军起义部队改编成解放军第九军;1949年5月,陕南军区部队组成解放军第十九军;1950年1月,绥远起义的国民党军董其武部改编为解放军第三十六军和第三十七军;1949年8月,金口起义的国民党军张轸部改编为解放军第五十一军;1949年11月,长沙起义的国民党军改编为解放军第五十二军和第五十三军;1952年10月,解放军原第四十四军和第四十五军合编为解放军第五十四军,不久改称志愿军第五十四军,参加抗美援朝;1952年11月,解放军第二十一兵团改编为解放军第五十五军。

第104师师部由鲁中南纵队46师师部改编组成

众所周知,1948年之后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个战场上对国民党军发起更加猛烈的进攻,作战规模不断扩大,部队开始跨区作战,不同战略区的部队逐步进行战役协同。比如,1948年8月,华东野战军主力、华北军区一部已实现跨区作战。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部队总兵力也由原来的127万人发展到280万人。整体作战态势表明,解放军更大规模的跨区作战和不同建制部队之间的战役协同成为发展趋势,这就迫切需要统一指挥、统一编制,更重要的是建立起统一的后勤保障体系。这一点,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早已了然于胸。1948年9月8日至13日,在河北平山县西柏坡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明确提出建军500万,在解放战争第三年开始实行正规化建设任务。

需要说明的是,在电文来往中,中央军委最早明确全军“统一组织和番号”的时间是1948年10月29日,比正式文件下达时间1948年11月1日早三天。这份早三天的电文是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回复华东局的电报。电报原文称:“饶(漱石)、粟(裕)、谭(震林)并华东局:感巳电悉。中央及军委关于解放军统一组织和番号的规定即将发出。吴化文军编入华东野战军序列,排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五军。其所辖之三个师,排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一○三师、第一○四师、第一○五师。吴军改编后的军、师番号,即由新华社公开发表。其关防、委令,即将由军委送达。同意何克希任吴军政治委员,吴宪任该军政治部主任。军委、总政。”

第315团:鲁中南纵队47师141团

图片 2

东北野战军经中央军委批准,以东北军分委主席林彪和副主席罗荣桓的名义,下达了东北野战军纵队改称军并授予番号的命令。命令中说:“(一)为适应战略任务,更进一步由游击战争过渡到正规战争的要求,东北野战军所辖十二个纵队,统一改称为军,并批准每军下辖四个师。军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某军’,师的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某师’,团的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某团’,自三十八军起至四十九军,编入各军之各独立师自一百五十一师起。兹将原番号及改称之新番号列表公布如下:(略)。(二)原纵队的首长,改称为军长、政治委员,以下均同。(三)各纵应以师为单位,召开隆重的大会,正式宣布新番号及其意义。”

三野第 35军成立于1948年10月29日。

自东北野战军所属部队使用军番号后,其他野战军所属部队也经中央军委批准陆续开始使用军番号。1948年12月至1949年1月,华北军区依次将一兵团第八纵队、第十三纵队、第十五纵队、第三纵队、第四纵队,二兵团第八纵队、第一纵队、第二纵队、第六纵队、第七纵队、第十四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至七十军。1949年1月,西北野战军改称第一野战军,所辖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六、第七、第八纵队,依次改称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六、第七、第八军。1949年2月,中原野战军改称第二野战军,所辖第二、第三、第六纵队改称第十、第十一、第十二军,第四纵队改称第十三、第十四军,第九纵队改称第十五军,第一纵队及豫皖部队一部、第十一纵队及冀鲁豫部队、二十旅及豫皖苏部队一部,依次改称为第十六、第十七、第十八军。1949年2月,华东野战军改称第三野战军,所辖第一至第十三纵队(没有第五纵队番号),依次改称第二十至第三十一军。1949年3月7日,东北野战军发出通报:“顷奉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一月十五日

第105师,何志斌任师长,顾复生任政委。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中,最早使用军番号的是东北野战军所属部队,但其指挥机构“第四野战军”番号使用却是在第一、第二、第三野战军之后。为了清晰看出四野(东北野战军)的整编脉络,先看一份电报:

鲁中南纵队与35军合编组成新35军后,军部由原鲁中南纵队的纵队机关组成,下辖的3个师部中有2个是由原鲁中南的2个师部改编。原35军缩编为3个团,新35军的3个师每个师各有鲁中南纵队两个团,吴化文部一个团。在新35军中,鲁中南纵队同原35军的员额比例为二比一。编制及负责人如下:

戌江

第308团:原吴化文部103师缩编

 解放军70个军的番号由来

图片 3

从电文中可以看出,在全军统一番号使用前,到底使用“纵队”还是使用“军”番号,连野战军的首长们都还不知道。

前三种情况的对策均是由刘伯承、邓小平的二野“攻取南京”;若遇后一种情况,也依然“以二野一部接替南京警备”。也就是说,刘伯承、邓小平的第二野战军铁定要进南京,接收部队也已内定为所属的陈赓第四兵团。

70个军番号至今尚未使用过的有3个,它们是:第五十六军、第五十七军和第五十九军。

第309团:鲁中南纵队47师140团

解放军历史上70个军缘何只有66位首任军长

粟裕命令35军进军南京后,此时挂名35军军长的吴化文以“因病住院”的名义离岗,实际指挥部队的是政委何克希。 35军政委何克希当即率所部迅速渡过长江。23日,国民党政府仓皇逃离南京,35军随即占领南京城,104师312团(前身为鲁中南纵队第四十六师第一三八团)特务连占领国民党的总统府;105师从浦口渡江后直插南京中心,315团(前身为鲁中南纵队47师141团)进入总统府后,在总统府门楼上升起了鲜艳的红旗。显然,攻占总统府的解放军部队根正苗红,与原吴化文部队毫无关系。

中央军委的这封电报是针对林彪等人此前给军委的电报而发的。1948年10月31日14时30分林彪和罗荣桓给中央和军委发电报。电报说:沈阳、锦州收复后,准备从北满14个、热河4个共18个独立师中,以13个师编入各纵队,因十一纵人数太不充实和有1个师战力不强,所以以2个独立师编入十一纵队,使每个纵队都辖4个步兵师。这样既便于战场上的使用,又能减去大批直属机关。其余5个独立师,以1个独立师编入铁道纵队,按原计划编成3万人;以两个独立师留营口、锦州一带担任防务;以1个独立师留热河地区活动;另1个独立师王家善部继续改造。此外,以原东北警卫团及总直属机关及各军区的一部分卫戍部队编成1个警卫师,由东北局、东北军区直属使用。

图片 4

中央军委根据中共中央要求,于1948年11月1日颁发了《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规定称:“番号排列数目为70个军210个师,内中空额,留待今后建立新的军和师时补足。”这就是解放军历史上70个军的番号由来。

1949年1月淮海战役结束,华东野战军全军转入休整。35军因官兵大量遣散与逃亡,人数已不足1万。2月中旬,粟裕以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名义发布命令,将华东野战军整编为第三野战军,同时将鲁中南纵队与35军被合编成第三野战军第35军,下辖三个师(第一〇三、第一〇四、第一〇五师),共计2.3万人。

东北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电报精神和《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重新整理了新的改编方案,上报中央军委。1948年11月17日,中央军委电复东北野战军:“同意按照全军统一规定,更改番号。东北野战军第一至第十二纵队,依次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至四十九军;第一师至第三十六师,依次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一一二师至第一四七师。每个军另辖一个独立师……”

第104师,方明胜任师长,严政任政委。

这57个军番号是:第一军、第二军、第三军、第四军、第六军、第七军、第八军、第十军、第十一军、第十二军、第十三军、第十四军、第十五军、第十六军、第十七军、第十八军、第二十军、第二十一军、第二十二军、第二十三军、第二十四军、第二十五军、第二十六军、第二十七军、第二十八军、第二十九军、第三十军、第三十一军、第三十二军、第三十三军、第三十四军、第三十五军、第三十八军、第三十九军、第四十军、第四十一军、第四十二军、第四十三军、第四十四军、第四十五军、第四十六军、第四十七军、第四十八军、第四十九军、第五十军、第五十八军、第六十军、第六十一军、第六十二军、第六十三军、第六十四军、第六十五军、第六十六军、第六十七军、第六十八军、第六十九军、第七十军。

第四十六师 由鲁中警备第一、第二、第四团编成。师长刘国柱,政治委员孔繁彬,副师长方明胜,参谋长韩顾三,政治部主任阎世印。

林(彪)罗(荣桓),并告东北局,及各军区,各前委:

真相:把红旗插上南京总统府的是那支部队?

林罗世十四时半电悉中央及军委戌东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已开始发出,内中规定我野战部队在纵队改称为军,师旅统一称师后,一般的均采用三三制,特殊地亦得采用军辖两师,师辖两团,团分为大团小团的临时编制。现林、罗提议将十二个独立师编入各纵队,使每个纵队都辖四个步兵师,这样既便于带领各独立师增强战斗和工作锻炼;又便于各纵在战场使用,减省建立新纵的直属人数。根据东北野战部队现在的环境和各种补充情况及今后的作战任务,我们认为东北野战各军可以特殊地采用每军辖四个师的编制,而暂不增加军的番号。师的番号仍按一军三师制顺序排列,独立师的番号也仍按戌东规定从第一百五十一师排起。除上述十二个独立师外,其余六个独立师,也同意以一个独立师编入第十一纵队,拆散并加强原来的三个师;一个独立师编入铁路纵队;其他四个独立师排成统一步兵师的番号后,暂不编军。东北的地方卫戍部队,至少应该有两个警备旅,方够南满几个大城市哈尔滨卫戍之用。

张雄文

70个军番号使用了67个军番号

第307团:鲁中南纵队47师139团(原鲁南军区警备19团)

此时的35军军、师两级指挥员如下:

第311团:鲁中南纵队46师136团(原鲁中军区警备1团)

1949年3月31日,渡江战役总前委制定的 《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中,曾判断二野、三野渡江成功之后,蒋介石的江防部队将有四种情况变化,其中第一、二、四都是固守南京;第三是“主动放弃武进、镇江、南京、芜湖地段。”

第314团:鲁中南纵队46师137团(原鲁中军区警备2团)

军长:吴化文;政委:何克希(原华野一纵副司令员,1955年授衔少将);参谋长:于怀安(原解放军山东军区高级参议);政治部主任:吴宪(原华野政治部联络部部长)。

第313团:原吴化文104师与军直特务营缩编组建

第103师师部由鲁中南纵队47师师部改编组成

1948年9月19日,粟裕指挥的济南战役发起后第三天,济南守将之一西守备区司令吴化文率部起义,人数两万人。10月29日,粟裕、谭震林奉中央军委电令,将吴化文军编入华东野战军序列,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5军。其所辖的三个师,分别为第一〇三、第一〇四、第一〇五师,保持原有建制,作为华东野战军直属部队。淮海战役初期,35军在后方整训,第三阶段时,粟裕下令第35军南下参战,在宿宿县集结作预备队,未直接参加战斗。

第35军军部,由鲁中南纵队机关改编组成

第310团:原吴化文部105师缩编

4月20和21日,粟裕指挥第三野战军所属的中集团、东集团相继突破长江后,原定接管南京的二野陈赓第4兵团还在江西的湖口至安徽皖江地段,最远者距南京近九百里,开赴南京需十余天。此时,三野代司令员兼政委粟裕根据各方面情况判断,“南京敌已极形混乱,正向南或向东撤退”,因此当机立断,于4月22日电令麾下陈士榘第8兵团所属35军,“如南京之敌逃窜,则三十五军应即渡江进占南京,维持秩序,保护敌人遗弃之一切公私财产,该军应特别注意遵守政策,严肃城市纪律。”二野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在日记中写道:“原定我们攻占南京的任务已不需要我们了。”

展开剩余76%

第一〇三师师长:杨友柏(原国民党军整编第一五五旅旅长);第一〇四师师长:赵广兴(原国民党军整编第一六一旅旅长);第一〇五师师长:何志斌(原国民党军整编第九十六军独立旅旅长)。

第三野战军35军政委何克希

令人未想到的是,这份攻占首都南京的殊荣最终归属粟裕的三野。

第103师,于怀安任师长,彭胜标任政委。

司令员傅秋涛(1955年授衔上将),政治委员傅秋涛,副司令员钱钧(1955年授衔中将)。

第105师师部以原105师师部为基础,并抽调原35军军部和第103师、104师师部部分人员组成

第四十七师 由鲁南警备第十九团、特务团、鲁中警备第五团编成。师长胡大荣,政治委员彭胜标,副师长翁少元,副政治委员宋献章,参谋长蔺毅,政治部主任龚杰。

鲁中南纵队是根正苗红的解放军部队,1948年7月由鲁中南军区前线指挥部和6个基干团编成,辖第四十六、四十七两个师,参加过淮海战役。其编成及领导人如下:

本文由金冠彩票发布于考古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放军历史上70个军番号中有三个至今未用,把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