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任山河摧毁,结束马家军在西北40年统治

作者: 世界历史  发布:2019-09-23

“我当时在64军191师573团3营9连,那是一个民族连,也是个尖刀连。”原解放宁夏的十九兵团老战士、自治区地矿局离休老干部吴占元老人向记者讲起了当年任山河战斗的过程。“任山河战役打响后,我们573团3营从两侧佯攻,枪炮齐鸣,杀声震天。趁敌正面空虚之际,我团4连突击队,迅速向敌主峰冲去……”说到动情处,老人心绪难宁。他说,当敌人清醒时我4连已接近敌阵地前沿,惊慌失措的守敌想调整火力已来不及了,只好拼命死守。趁敌人龟缩保命、来不及还手的机会,战士们一跃而起,投出了一排手榴弹,随着爆炸声和伤残敌人的嚎叫,我指战员飞扑山顶,敌人全线崩溃,抱头鼠窜。8月2日,守敌被击退,敌人失去天然屏障,全线溃退,任山河战役遂告结束。在任山河战役中,共毙、俘敌军5000余人,缴获了大量武器装备和马匹,解放军有364人长眠在那里。

同日24时,彭德怀在向毛泽东发电称:“本月25日恶战一天,四、六两军夺敌两个阵地,俘敌百余,毙伤敌近3000人;六十五军、六十三军,夺敌一个阵地,俘敌1000人,毙伤敌约6000人,我伤亡相等,敌人很顽强。”

对于兰州战役,中央军委与毛泽东从全国与西北战局出发,首先制订了“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战略方针。随着战局的推进,而后又制订了兰州战役的“分割二马”和“钳胡打马”的战略战役方针。

8月1日,我64军主力推进固原县东南的任山河地区时,遇到敌11军168师的阻截。敌人正在这里构筑工事,企图占据山地有利地形阻挡我军前进。当天12时,64军命令191、192师向任山河地区的鹦鸽嘴、罗家山和哈拉山等高地的守敌发起攻击,以求突破敌人的防线,拦腰切断敌128军等部的退路。罗家山和鹦鸽嘴互成犄角,控制着通往固原的公路。山上,敌人构筑了一道道马蹄形堑壕,机枪、迫击炮构成一个密集的火力地带。总攻开始时万炮齐轰,山摇地动。15分钟后,担任左翼主攻的190师568团2营4连和5连,分两路进攻鹦鸽嘴。敌人在鹦鸽嘴布置了4个连的兵力,配有2门迫击炮、4挺重机枪,居高临下,严防死守,我军仰攻十分困难,指战员们冒着枪林弹雨,浴血奋战,付出了较大代价,终于拿下了1号高地。3营在进攻另一个制高点时,一阵暴雨铺天盖地般袭来,刹那间山洪暴发,很多战士被冲出老远。部队顶着暴雨原地坚持,待雨势稍小后继续进攻。而此时,守敌打出白旗诈降。营长不知是计,正要上前受降,敌人突然开枪射击,营长中弹壮烈牺牲。战士们见营长倒在血泊之中,怒火填膺,高呼着口号“为营长报仇!”“为牺牲的战友报仇!”奋不顾身地冲入敌阵,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经过一番惨烈搏杀,终于占领了制高点,全歼鹦鸽嘴守敌。

彭德怀在打完兰州后说:打兰州,有的团1500余人,战斗结束时只剩下几百人。这些英雄们为人民的事业,粉身碎骨,光荣献身,为万世师表,永远值得纪念和学习。

彭德怀分析战局后认为,此时如果先解决宁夏马鸿逵集团,会造成我军进军作战的严重困难,先消灭青海马步芳集团主力则是解决西北国民党军、解放大西北的关键,所以必须着手实施兰州战役计划。野战军千里追击,边战边进,直指兰州。

“任山河战役是我军解放宁夏的第一战,也是打得最为惨烈、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战。此役摧垮了宁夏‘马家军’的士气,打开了宁夏的南大门。”自治区党史专家李云桥说。

这次首攻敌人守军的第一野战军部队有六十三军、六十五军、六军、四军共9个团的兵力,攻击方向分别为被称为“兰州锁钥”的马家山、营盘岭和沈家岭三大主要阵地。但是,经过两天激烈的战斗,没有攻下一个阵地,我军却遭受了重大伤亡,其中仅六十五军就伤亡近800人。

彭德怀在分析了马步芳的狂妄意图后坚定地说:“这个马步芳真是夜郎自大,他想在兰州消灭我们,好吧,咱们走着瞧,看谁把谁消灭在兰州!”

青山有幸埋忠骨,留取丹心照汗青,解放宁夏的先烈们将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到8月20日止,第一野战军部队全部到达指定位置。第二兵团、十九兵团共5个军千里追击也抵达兰州城郊,很快形成了对兰州守敌东、南、西三面的扇形包围的态势。

20日下午,彭德怀带领部分指挥员到二兵团六军军部驻地九条路口的郜家泉看望指战员。军长罗元发简单汇报情况后,引彭德怀来到担任主攻任务的五十团。一到五十团,彭德怀就钻进战士临时搭建的草棚,用手摸摸铺草,向战士亲切地问寒问暖。在七连,他向围过来的战士们问:“对打下兰州,你们有信心没有?”指导员曹德荣坚决地回答:“我们一定能够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彭德怀又问:“为什么?”战士们纷纷回答:有毛主席军事思想的指导,有彭总的直接指挥,有人民群众的支援,有友邻部队的密切配合,我们信心百倍!彭德怀笑了笑说:“最重要的是人民的大力支援,其次是你们的英勇善战。”彭德怀最后明确指示:“同志们要知道,这次蒋介石的胃口可大呢,他不但妄图歼灭我一野于兰州城外,而且还要活捉我彭德怀呢!”他笑了一下,又严肃地说:“这次战役打的结果怎么样,就看你们大家了。若你们首先攻占此山,这就好比一把钢刀插入敌人的心脏一样。营盘岭工事坚固,守敌又是马军主力,敌人反动、残忍、顽固,所以,千万不能轻敌,要像打日本鬼子那样对待马军。”分别的时候,彭德怀握着罗元发的手说:“你们要注意不可轻敌急躁。还有两天时间,抓紧准备。”

(来源:《宁夏日报》)

随后,彭德怀来到了十九兵团六十三军前沿阵地视察,召开了师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同他们一起研究了下一步作战任务。他说:“兰州战役关系到解放大西北的全局,一定要把它打开。”“十九兵团六十三军的担子很重,一定要拿下窦家山。”并点名让该军第一八九师第五六六团担任主攻。

兰州是西北第二大城市,为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兰州北临黄河,南靠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南山环抱城垣,并有多年修筑的永备工事,通向城内的环山公路与各主要阵地相连接,构成了完备的防御体系。

8月2日拂晓,64军前进指挥所与各师联络沟通,军部立即命令190师、191师继续向北追击,占领并解放固原城;8月3日解放隆德县,8月9日解放西吉县,8月11日解放海原县。8月26日,解放兰州后,解放军挥师东进,开始着手解放宁夏全境。

彭德怀分析战局后认为,此时如果先解决宁夏马鸿逵集团,会造成我军进军作战的严重困难,先消灭青海马步芳集团主力则是解决西北国民党军、解放大西北的关键,所以必须着手实施兰州战役计划。野战军千里追击,边战边进,直指兰州。

图片 1

攻打任山河村的尖刀营是192师574团2营。该营发动了数次猛攻,都遭到敌人的顽强阻击。战士们滞留在一道2尺来宽的沟里,暴露在敌人的射程内,伤亡很大。作为尖刀连的5连,只剩下指导员段松奎和6名战士。智勇双全的段松奎临危不惧,冷静考虑如何克敌制胜。他心生一计,对战士们交代一番,然后趁着敌人射击的间隙,7个人一起从沟里站起来,每人间隔数米,一字排开,背着枪向敌阵走去。敌人见他们枪口朝下,以为是来投降的,便停止了射击。20米、15米、10米,越走越近,就在离敌人只有几米的时候,段松奎大喊一声:“打!”7支冲锋枪一齐怒吼,手榴弹纷纷在敌群中开花。敌人措手不及,顿时死的死、伤的伤,有的抱头鼠窜,有的跪地求饶,任山河阵地被我军胜利攻占。

当晚,彭德怀与副司令员张宗逊等进驻兰州。18时,彭德怀就解放兰州后的行动指示各兵团:本野战军全体指战员英勇作战,顺利解放了兰州,应不给击败之敌以任何喘息机会,继续追击,全部干净歼灭之。

担任右翼主攻的191师572团,总攻开始不久就攻下了罗家山前沿阵地。在向前推进时,3营8连被一道深沟所阻,伤亡近半。10分钟后,3营重新组织进攻。敌人的十几挺机枪组成密集火力网,封锁了我军前进的道路。8连指战员大部分伤亡,全连没有一个完整建制的班,仅有的5挺机枪打坏了4挺,六零炮弹也全部打光。在机枪掩护下,突击队沿着敌人二、三道防线之间的交通壕疾速前进,眼看就要接近主峰了,但敌人的枪弹如雨点般打来,压得战士们抬不起头。正在万分焦急之时,敌人的枪声突然停了,原来是拿下了任山河的574团及时赶到,从侧面迂回到敌人背后,一阵手榴弹把主峰的敌人解决了。经过6个小时激战,黄昏时将敌正面10里、纵深30里的野战防御体系全部摧毁。

彭德怀当机立断,命令部队停止攻击,要求所有指战员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分析防御特点,侦察敌情与地形情况,重新调整我军战斗部署与火力配备,有针对性地改变战术。

8月4日,彭德怀下达了以歼灭“青马”为主要目标的进军兰州的作战命令:王震一兵团附十八兵团之六十二军共3个军经陇西、临洮、临夏,直捣马步芳老巢西宁;周士第十八兵团附一兵团之第七军共3个军陈兵西安、宝鸡、天水一线,遏制与进击胡宗南部,执行“钳胡”任务;十九兵团之六十四军置守固原,进占永靖,控制黄河两岸,严防马鸿逵驰援;其余部队全部用于兰州战场决战。

彭阳境西、黄峁山东麓的罗家山脚下,就是当年曾被炮火烧焦和烈士鲜血染红的任山河战场,它与静静矗立在任山河烈士陵园里的纪念碑向人们昭示了一段解放宁夏血与火的历史。任山河战斗是西北解放战争中的一场激烈的战斗,由此揭开了解放宁夏的序幕。

在部队快接近兰州时,野战军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报:一种是敌人九十一军和一二○军已从兰州北撤,拟随国民党甘肃省政府退至酒泉,大批物资正由兰州运往西宁,兰州之敌正准备炸工厂,拆除电线,破坏黄河铁桥;一种是蒋介石集团每日有数架飞机运送弹药到兰州,“青马”正抢运粮食和磨盘进城,其八十二军主力在兰州加修工事,“宁马”准备6个师出击,驰援兰州之敌。

7月19日,彭德怀在陕西宝鸡县虢镇文广村召开第一野战军军以上干部扶眉战役总结大会上,发出向甘肃、向兰州进军的命令。为此,彭德怀重新调整了兰州战役作战部署:十八兵团六十二军和第一兵团第七军在西安、天水一线钳制胡宗南残部,并准备追歼南逃之敌。十九兵团为右路,由西兰公路直驱兰州;第二兵团为中路,经陇县、通渭西进,与十九兵团合歼兰州守敌;一军、二军攻占天水后,迅速抢渡洮河、黄河直捣青海。十八兵团六十二军为左路,取道陇西、临洮、临夏,向马步芳老巢西宁进攻,切断兰州守敌退路;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在海原、固原地区钳制宁夏马鸿逵匪军。

1949年,西北战场解放军捷报频传。5月下旬,西安解放。眼看胡宗南独力难支,节节败退,蒋介石下令青海的马步芳、宁夏的马鸿逵出兵援助胡宗南。此时的胡宗南如惊弓之鸟,与两年前进攻延安时相比,嚣张气焰已荡然无存。经过扶眉战役,解放军又歼灭其主力4个军约43000人,胡宗南只好将余部撤往川北和汉中,仅留一个兵团盘踞在宝鸡。解放军下一步的矛头所向,必然是甘肃、青海和宁夏。马步芳之子马继援率领的青海陇东兵团、马鸿逵之子马敦静率领的宁夏兵团,见胡宗南大势已去,援陕无望,乃各自分头回窜,企图退守自己的老巢。解放军19兵团63军、64军、65军紧紧跟在马敦静的宁夏兵团后面,展开了400公里追击战。7月底,宁夏兵团的主力被我63军、65军追到固原县城以南的三关口、瓦亭一带,我64军则离开西兰公路,取道直插固原县城,打算切断敌128军的后路,形成包围,以图全歼。这是一步绝招,如果成功,马鸿逵的老巢银川就会不攻自破。马敦静觉得危在旦夕,便在开城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命令马光宗的11军连夜于任山河一带抢筑正面5公里、纵深15公里的野战防御工事,妄图在此阻止解放军的攻势,守住“宁夏门户”。

第二兵团第三军第七师攻下七里河后,沿黄河南岸东进准备夺取黄河铁桥,从26日凌晨1时开始,经过10多个小时的激战消灭了守桥敌人,阻止了城中溃撤逃跑的残兵败将,为战役的胜利起了关键的作用。

这时,毛泽东来电告诫彭德怀:“打马是一个较为严重的战役,要准备付出较大的代价,千万不可麻痹大意。”

这时,毛泽东来电告诫彭德怀:“打马是一个较为严重的战役,要准备付出较大的代价,千万不可麻痹大意。”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战役发起于1949年8月12日,至8月26日结束。兰州战役后,国民党在西北的势力被基本清除,也结束了马家军、胡宗南在西北长达40余年的统治。担任这次战役总指挥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兰州战役充分展示了彭德怀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

对于兰州战役,中央军委与毛泽东从全国与西北战局出发,首先制订了“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战略方针。随着战局的推进,而后又制订了兰州战役的“分割二马”和“钳胡打马”的战略战役方针。

我军西进途中,十九兵团于8月1日在固原任山河歼灭宁夏马鸿逵部5000余人,并留下该兵团的第六十四军在这一带担任兰州战役时的牵制、拦截“宁马”援兰敌军任务。

同时,彭德怀以第一野战军司令部的名义发出《关于进攻兰州的战术指示》,强调指出:“‘青马’匪军为今日敌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在全国也是有数的顽敌,我们对他须有足够的估计,并作充分的精神准备,力戒轻敌骄傲性急。”

此时,尽管国民党与马步芳感到解放军已经构成对他们生死存亡的巨大威胁,但仍然抱有最后的幻想。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阎锡山电召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到广州,举行了所谓的“西北联防会议”,商量决战兰州之策。随后,马步芳又到台湾受到蒋介石的接见。8月19日,马步芳飞回兰州,提出“拼命保命,确保西北,破产保产,挽救危机”的“三保”方针。马步芳认为:“保住西北大局唯在于同共军决战一场,而兰州有南山屏障,黄河天险,是决战的好地方。”并大言不惭地说:“我不仅要保住兰州,而且要直下西安。”他多次发誓:“中央把西北交给了我,我要负责到底。我要亲自督师南山,抬棺而战。”

为了解决兰州战役兵力不足的问题,毛泽东特意安排彭德怀接替病中的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要他熟悉准备调往西北的华北野战军和第一野战军参战部队。

到8月20日止,第一野战军部队全部到达指定位置。第二兵团、十九兵团共5个军千里追击也抵达兰州城郊,很快形成了对兰州守敌东、南、西三面的扇形包围的态势。

早在7月9日,毛泽东就电告彭德怀,对青海、宁夏“二马”,应区别对待,首先打击马步芳。“青马”在政治上占统治地位,在军事上也比“宁马”强大,歼灭了“青马”,即可基本解决西北问题。彭德怀根据这一指示精神,确定兰州战役的作战方针是:力争同马步芳决战于兰州,严防逃回青海,以免为今后作战带来困难,延缓西北解放。

为了解决兰州战役兵力不足的问题,毛泽东特意安排彭德怀接替病中的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要他熟悉准备调往西北的华北野战军和第一野战军参战部队。

8月4日,彭德怀下达了以歼灭“青马”为主要目标的进军兰州的作战命令:王震一兵团附十八兵团之六十二军共3个军经陇西、临洮、临夏,直捣马步芳老巢西宁;周士第十八兵团附一兵团之第七军共3个军陈兵西安、宝鸡、天水一线,遏制与进击胡宗南部,执行“钳胡”任务;十九兵团之六十四军置守固原,进占永靖,控制黄河两岸,严防马鸿逵驰援;其余部队全部用于兰州战场决战。

4月28日,即太原解放后的第四天,毛泽东把彭德怀从太原前线召至北平,专门研究了解决西北问题和解放兰州的方针。他指示彭德怀一方面争取用北平和平方式解决西北和兰州问题,一方面强调必须有在军事上实行战略决战消灭胡、马主力的充分准备。

4月28日,即太原解放后的第四天,毛泽东把彭德怀从太原前线召至北平,专门研究了解决西北问题和解放兰州的方针。他指示彭德怀一方面争取用北平和平方式解决西北和兰州问题,一方面强调必须有在军事上实行战略决战消灭胡、马主力的充分准备。

华北野战军部队入陕后,敌我兵力悬殊的状况彻底改变。我军在西北的兵力由5个军猛增到13个军。彭德怀巧妙运筹,指挥这些部队,成功地在陕西宝鸡地区进行了扶眉战役,歼灭了装备精良的蒋介石嫡系主力部队胡宗南的4个军共3.3万余人。毛泽东致电嘉勉彭德怀:“打胡胜利极大,甚慰。不顾天热,乘胜举行打马战役是很好的。”

我军西进途中,十九兵团于8月1日在固原任山河歼灭宁夏马鸿逵部5000余人,并留下该兵团的第六十四军在这一带担任兰州战役时的牵制、拦截“宁马”援兰敌军任务。

早在7月9日,毛泽东就电告彭德怀,对青海、宁夏“二马”,应区别对待,首先打击马步芳。“青马”在政治上占统治地位,在军事上也比“宁马”强大,歼灭了“青马”,即可基本解决西北问题。彭德怀根据这一指示精神,确定兰州战役的作战方针是:力争同马步芳决战于兰州,严防逃回青海,以免为今后作战带来困难,延缓西北解放。

20日下午,彭德怀带领部分指挥员到二兵团六军军部驻地九条路口的郜家泉看望指战员。军长罗元发简单汇报情况后,引彭德怀来到担任主攻任务的五十团。一到五十团,彭德怀就钻进战士临时搭建的草棚,用手摸摸铺草,向战士亲切地问寒问暖。在七连,他向围过来的战士们问:“对打下兰州,你们有信心没有?”指导员曹德荣坚决地回答:“我们一定能够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彭德怀又问:“为什么?”战士们纷纷回答:有毛主席军事思想的指导,有彭总的直接指挥,有人民群众的支援,有友邻部队的密切配合,我们信心百倍!彭德怀笑了笑说:“最重要的是人民的大力支援,其次是你们的英勇善战。”彭德怀最后明确指示:“同志们要知道,这次蒋介石的胃口可大呢,他不但妄图歼灭我一野于兰州城外,而且还要活捉我彭德怀呢!”他笑了一下,又严肃地说:“这次战役打的结果怎么样,就看你们大家了。若你们首先攻占此山,这就好比一把钢刀插入敌人的心脏一样。营盘岭工事坚固,守敌又是马军主力,敌人反动、残忍、顽固,所以,千万不能轻敌,要像打日本鬼子那样对待马军。”分别的时候,彭德怀握着罗元发的手说:“你们要注意不可轻敌急躁。还有两天时间,抓紧准备。”

兰州是西北第二大城市,为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兰州北临黄河,南靠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南山环抱城垣,并有多年修筑的永备工事,通向城内的环山公路与各主要阵地相连接,构成了完备的防御体系。

彭德怀在分析了马步芳的狂妄意图后坚定地说:“这个马步芳真是夜郎自大,他想在兰州消灭我们,好吧,咱们走着瞧,看谁把谁消灭在兰州!”

8月30日,解放军隆重举行部队入城仪式。这天,10多万市民拥上街头,载歌载舞欢迎自己的队伍。彭德怀同第一野战军其他首长以及邀请来的各界代表、各民众团体代表检阅了游行队伍。入城仪式后,彭德怀破例举办了一次大会餐。他高兴地对大家说:“兰州战役是一场恶战,从战略上看,这可能是西北最后一战了。”接着,他召开军队干部会议,总结战役经验,部署进军河西、新疆、宁夏的战役行动;同兰州的各族各界人士座谈,商议甘肃的建设事宜。

彭德怀分析认为,敌人在兰州的处境已不同于平凉,他们决战兰州的计划不会轻易撤销,我军必须尽一切努力迫使敌人决战于兰州,同时应当把情况估计得更严重些,把困难考虑得更多些,从各方面作好充分的准备。

我军一包围兰州,彭德怀即打电报给一兵团司令员王震:“青马”匪军现决心固守兰州,我左兵团进占临夏后,可能动摇其固守决心,但也可能促其不顾一切决心死守,甚至放弃西宁,撤守大通河西岸及享堂、新城、湟水北岸,保障向河西的退路。在我军攻兰州六七天不得手时,“宁马”主力就可能乘机增援兰州。青海、宁夏“二马”有汽车2000辆以上,要充分估计到“宁马”主力车运兰州的可能性。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一兵团即可迂回兰州北部,我军将集中三个兵团于兰州会战。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战役发起于1949年8月12日,至8月26日结束。兰州战役后,国民党在西北的势力被基本清除,也结束了马家军、胡宗南在西北长达40余年的统治。担任这次战役总指挥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兰州战役充分展示了彭德怀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

华北野战军部队入陕后,敌我兵力悬殊的状况彻底改变。我军在西北的兵力由5个军猛增到13个军。彭德怀巧妙运筹,指挥这些部队,成功地在陕西宝鸡地区进行了扶眉战役,歼灭了装备精良的蒋介石嫡系主力部队胡宗南的4个军共3.3万余人。毛泽东致电嘉勉彭德怀:“打胡胜利极大,甚慰。不顾天热,乘胜举行打马战役是很好的。”

在六军召开作战会议总结进攻受挫的原因时,彭德怀给六军军长罗元发打来电话,进行安慰,并作了自我检查。他说:“四军攻狗娃山,六十五军攻马家山也未得手。看来野司发起总攻的时间是仓促了些,使你们的准备工作受到一些限制。”接着,彭德怀在电话中简略地讲了当前西北的战局:退守川陕边界的胡宗南最近给兰州守敌发来一个电报,为马家父子打气,要他们坚守兰州。胡宗南准备趁我主力攻击兰州后方兵力单薄的机会,与宁夏的马鸿逵、马步青相配合,袭击宝鸡和天水,威胁我军后背,得手后,再由东向西,与坚守兰州的马家军里应外合消灭我军于兰州城下。根据最近情报来看,胡宗南已经带领残兵败将从秦岭方向向我宝鸡、天水、西和以及礼县等地进犯,遭到我十八兵团六十一军和七军的坚决打击。彭德怀要求六军好好休息,准备3天,争取一举拿下营盘岭。

鉴于我军对兰州敌军只是三面包围,北面退路黄河铁桥仍然在敌人控制之下,不能排除敌人在我大军压境下突然逃跑的可能性。第一野战军参战部队全部到达兰州外围后,为了防止“青马”西逃,我军提前发起兰州战役,彭德怀下令部队于21日拂晓投入攻击战斗。

毛泽东电复彭德怀:六十二军暂留临夏,必要时亦宜令其移兰州参战。务请注意筹足至少一个月的粮食、弹药,并提醒彭德怀做持久作战的准备。

8月23日,中央军委、毛泽东来电指示:“马步芳既决心守兰州,有利于我军歼灭该军。为歼灭该敌起见,似须集中3个兵团全力于攻兰战役”;“王震兵团从上游渡河后,似宜迂回于兰州后方,即切断兰州通青海及通新疆的道路,务不使马步芳退至新疆为害无穷”;“攻击前似须有一周或更多时间使部队恢复体力,详细侦察敌情、地形和鼓舞士气,作充分战斗准备”;“并须准备一次打不开而用二次、三次攻击,去歼灭马敌和攻占兰州”。

毛泽东的电报发出时,兰州战役已经基本结束。此役共歼灭马步芳精锐的八十二军3个师大部和一二九军2个师各一部以及3个保安团共计2.7万余人,其中毙伤1.27万人,俘虏1.44万人,另外敌人泅渡黄河淹死2000余人。第一野战军浴血奋战,共伤亡8700人。

此时,尽管国民党与马步芳感到解放军已经构成对他们生死存亡的巨大威胁,但仍然抱有最后的幻想。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阎锡山电召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到广州,举行了所谓的“西北联防会议”,商量决战兰州之策。随后,马步芳又到台湾受到蒋介石的接见。8月19日,马步芳飞回兰州,提出“拼命保命,确保西北,破产保产,挽救危机”的“三保”方针。马步芳认为:“保住西北大局唯在于同共军决战一场,而兰州有南山屏障,黄河天险,是决战的好地方。”并大言不惭地说:“我不仅要保住兰州,而且要直下西安。”他多次发誓:“中央把西北交给了我,我要负责到底。我要亲自督师南山,抬棺而战。”

7月19日,彭德怀在陕西宝鸡县虢镇文广村召开第一野战军军以上干部扶眉战役总结大会上,发出向甘肃、向兰州进军的命令。为此,彭德怀重新调整了兰州战役作战部署:十八兵团六十二军和第一兵团第七军在西安、天水一线钳制胡宗南残部,并准备追歼南逃之敌。十九兵团为右路,由西兰公路直驱兰州;第二兵团为中路,经陇县、通渭西进,与十九兵团合歼兰州守敌;一军、二军攻占天水后,迅速抢渡洮河、黄河直捣青海。十八兵团六十二军为左路,取道陇西、临洮、临夏,向马步芳老巢西宁进攻,切断兰州守敌退路;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在海原、固原地区钳制宁夏马鸿逵匪军。

本文由金冠彩票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血战任山河摧毁,结束马家军在西北40年统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