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却给他点赞,春秋时期管仲的经济战

作者: 世界历史  发布:2019-11-08

翡翠商人炫富

古老的东方已经有了一出精彩的商人治国。这位大商人,便是辅佐齐桓公,成就春秋第一霸业的管仲先生。

管仲是商人出身,二十来岁时就结识了好基友鲍叔牙,起初二人合伙做买卖,因为管仲家里穷就出资少些,鲍叔牙出资多些。生意做的还不错,可是有手下发现管仲用挣的钱先还了自己欠的一些债,这钱还没入账就给花了,现在会计上叫坐支,拿公款还私人债务,基本上离贪污也不远了。 更可气的是到年底分红时,鲍叔牙分给他一半的红利,他也毫不推辞接受了。这可把鲍叔牙手下的人气坏了,有人对鲍叔牙说,管仲出资少,平时他开销又大,年底还照样和您平分效益,人品太差,不能跟他一起混。

鲍叔牙斥责他手下道:你们满脑子里装的钱钱钱,就没发现管仲的家里十分困难吗?他比我更需要钱,我和他合伙做生意就是想要帮帮他,我情愿这样做,此事你们以后不要再提了。按说鲍叔牙也不是傻子,他情愿吃这个亏,多半是因为发现管仲是个大才,自己挣小头,也好过单干。

后来,为了纪念管仲和鲍叔牙的伟大友谊,多了一个成语,叫做“管鲍分金”比喻朋友情谊深厚,相知相悉,相爱相杀,你情我愿。

图片 1

且不说管仲和鲍叔牙的基情,单说后来管仲在鲍叔牙的推荐下,被齐桓公任命为宰相,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商人出身的大政治家。他的”商人治国”有三招是前人没有的:

第一招是炫富,提倡高消费。

根据管仲思想汇编的《管子》,堪称中国最早的经济管理着作,“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的名言就是最早由管仲提出来的。而《管子》里面最有争议的一篇叫做《侈糜》,书中这样写道:

齐桓公问管仲:“天下形势在变化,怎么样顺应形势而治理国家呢?”管仲回答说:“最好的办法是提倡奢侈消费。”这是中国历史上治国者第一次提倡奢侈消费。管仲自己就是一个享乐主义者,他当宰相的时候,出门豪车骏马,回家鼓乐开道,享受标准直逼国君。

管仲牛的地方在于,他不仅敢于高调炫燃烧·富,——后世很多领导都是一边提倡大家艰苦朴素,一边在深宫里吃喝玩乐。他还证明这是为国消费,侠之大者。管仲认为:吃喝玩乐是人民的基本愿望,只有满足他们的欲求和愿望,国家才就可以驱使人民。假使只是让老百姓披兽皮,吃野菜,怎么能够管理他们呢?心情不舒畅的人是做不好工作的。所以,要提倡有钱人吃最好的饮食,听最好的音乐,甚至在鸡蛋上先雕花再煮了吃,在柴火上先雕刻再劈了烧火。矿产的洞口不要堵塞,商贾的流通不要停滞。让富人奢侈消费,从而带动穷人就业。这样,平民不需要仰仗救济就能生活,百业振奋而人人有饭吃。这不是单靠百姓努力可以做到的,需要执政者的调控。现代人一看,这尼玛不是凯恩斯的那一套吗?好吧,管大爷也许是穿越过来的,总之,他提倡奢侈不仅是出于个人爱好,而是基于对人性和经济的深刻认识。

图片 2

第二招是搞垄断,通过国有专营弄钱。

炫富的前提是要有钱,钱从哪里来,管仲捞起钱来,可以说是想象力丰富。大家都知道收税是老百姓都痛恨的,管仲的想法便是,我不直接向别人收税,而是卡住老百姓的刚需,从专营垄断上弄钱。这叫做“取之于无形,使人不怒”。比如大家每天都要吃盐,齐国濒临大海,盛产食盐。他首先盯上了海里的盐,搞盐业国有化。将食盐的生意从私营改为国营,把利益牢牢抓在国家手里。为此,管仲专门为桓公算了一笔账:我们齐国有一百万人,每人每天都在吃盐。照此估计,大概一天就能进账二百余万钱,一个月下来就是六千万钱。六千万钱是个什么概念呢?相当于春秋时期两个大国的月收入总和。也就是,我一个齐国收的盐税,就能搞掉两个大国。垄断了盐,又垄断铁,从此中国的国营专卖事业绵延两千余年,几乎成为历代中央集权制度的经济保障。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吃饱喝足之后,难免还有其他一些想法,管仲于是便开创了春秋之时,齐国名相管仲首创女闾,即后世的青楼或称X院。《战国策•东周策》有载:管子治齐,曾置“女闾七百”,以佐军需。

图片 3

作为政治家管仲,实行“国营大X院”制,目的有四:一是通过税收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二是为了缓解及调和社会矛盾,解决草根光棍需求,有利于社会安定。三是招揽外国人才。当时诸侯争雄,为了称霸天下,必须网罗人才,可是这些人才大都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喜爱妇人与醇酒,于是开设国营X院就成了吸引他们的一种手段。四是供齐桓公娱乐。齐桓公好色,宫中的妻妾玩腻了,还要出来寻求刺激。《韩非子·外储说右上》说:“桓公之伯也,内事属鲍叔,外事属管仲,被发而御妇人,日游于市”,管仲创设X院也有投齐桓公所好的成分。但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

管仲的发明很快被其他各国效仿,一时大兴。以至后来的许多青楼里都把管仲奉为“祖师爷”,为他设香火位,企求生意的兴隆。这可能是管仲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

图片 4

第三招就是喜欢打贸易战。

古人说,春秋无义战。当时打仗是家常便饭,而管仲喜欢用经济手段完成军事手段达不到的目标。

比如某一天齐桓公对管仲说:“老管啊,鲁国和梁国靠着我们齐国,就象田边上的杂草一样。现在我想收拾他们,怎样用兵才好?”管仲慢悠悠地说道:“大王,动武不好,鲁、梁两国的百姓,从来以织绨为业。您就带头穿绨做的衣服,要求左右近臣也穿,百姓也就会跟着穿。您还要下令齐国不准织绨,必须从鲁、梁二国进口。这样,鲁梁二国就将放弃农业而去织绨了。”齐桓公恍然大悟,接着就开始给鲁梁二国挖坑了。管仲对鲁、梁二国的商人说:“你们给我贩来绨一千匹,我给你们三百斤金;贩来万匹,给三千斤。”鲁、梁二国国君听到这个消息,就要求他们的百姓织绨。这么好赚钱的生意,不做是傻瓜!一年多以后,管仲派人到鲁、梁探听。发现鲁梁二国已经全面织绨,农业荒废多时。管仲笑着对齐桓公说:“可以拿下鲁、梁二国了。”桓公说:“具体该怎么操作?”管仲回答说:“您应当改穿帛料衣服,要求全国百姓不再穿绨。还要封闭关卡,与鲁、梁断绝一切经济往来。”齐桓公立马实施了管仲的办法。十个月后,管仲又派人探听,此时鲁梁两国已经全面闹饥荒,更不要说缴税了。两国国君命令百姓停止织绨而务农,但粮食却又不能在短时间内就生产出来,鲁、梁的百姓买粮每石要花上千钱,齐国粮价才每石十钱。两年后,鲁、梁的百姓有十分之六投奔齐国。三年后,鲁、梁的国君也都服从齐国了。

不光是生产奢侈品的国家被管仲玩了,生产高精尖武器的也同样被玩。衡山国盛产武器,刀剑之利,天下无双。管仲早就在策划驯服衡山国,不外,要想以武力攻击衡山国,肯定要费一番工夫。于是管仲也玩贸易手段,在起兵前一年就派人到衡山国低价收买武器;十个月后,燕、代、秦等国看到齐国采购兵器,生怕是针对他们,都一起到衡山国收买武器。看到各国都争购我国武器,衡山国上下纷纷放弃农业转而打铁。一年后,齐国人不买兵器了,却转而买粮食,赵国粮价每石十五钱,齐国却按每石五十钱收买。包含衡山国在内的各国都运粮卖给齐国,就在列国为发家致富欢呼的时刻,齐国忽然关闭关卡、结束收买食粮和衡山国武器。并且抢在夏收前,宣布要对衡山国收兵。此时,衡山国无粮可用,武器也差不多卖光了,又不能在别国买到食粮,在经济和军事两个战场上败的精光,只得举国降齐。

光玩阴招还不行,而且大国的实力雄厚,不是你控制粮食就能封锁得了的。于是管仲把贸易战和推广普世价值两手一起抓,占据道德制高点。赚钱还要立牌坊。这个道德制高点就是尊王攘夷,

公元前656年春季,以齐国为首,鲁、宋、陈、卫、郑、曹等国的北方盟军,大张旗鼓南下,讨伐南方第一大国:楚国。当时的盟军总司令是齐桓公,总参谋长是齐国国相管仲。看着这阵势,楚国心里有点发虚,派了使者去盟军阵营做解释工作。楚国使者问:“我们楚国和齐国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国家,没怨没仇的,打我干吗呀?”管仲同志义正辞严地说:“齐国之所以讨伐楚国,是因为当年召公曾经授权给齐国的祖先姜太公,为了周天子的安全,齐国有权利征伐诸侯。你们楚国恶意扣押自己国家的特产物资——白茅草,造成特有原材料短缺,阴谋破坏祭神仪式,弄得每次举行祭神大典的时候,没法过滤酒水。得罪祖先神灵,你还敢说无罪?”后来,在国际调停之下,特别是考虑到楚国实力也比较强大,南北双方没有开战,齐楚两国签个和约就完事了,楚成王表示一定按时上贡茅草。不过,这场战争却抬高了白茅草的身价。大家知道了,不按时上交茅草,齐国有权代表周天子灭了你。

紧接着管仲就利用茅草帮着周天子解决财政问题。尊王攘夷是齐桓公推广的普世价值,但现实难题是:周天子虽然有个天子名分,但实力不济,财用不足,凡下令向各国征收,都不得诸侯响应。大家都爱欠周天子的会费,真金白银的事,总不至于齐国替兄弟国家垫付吧?老是动兵打仗替天子讨债也不合算。桓公问:“解决这个问题有办法么?”管仲告诉他:“长江、淮河之间,出一种特殊的茅草,名叫‘菁茅’。请使周天子派人把菁茅产地的四周封禁并看守起来。过一阵,天子要在泰山祭天,在梁父山祭地。可以向天下诸侯下令说:‘凡随从天子在泰山祭天、在梁父山祭地的,都必须携带一捆菁茅作为祭祀之用的垫席。不按照命令行事的不得随从前往。”也就是说,没有搞到菁茅的诸侯,就会被国际上开除。于是天下诸侯便都载运着黄金争先恐后地奔走求购。江淮的菁茅价格上涨十倍,一捆可以卖到百金。这一把炒作茅草,周天子七年都没有再要取诸侯,齐国自己不掏一分钱,实现了尊王攘夷。

齐桓公看到帮周天子炒作茅草成功,跟管仲说“咱们什么时候也这样捞一把?”管仲回答说:“我们齐国阴里有一种特产石壁,请大王下令在阴里筑城,三层城墙,九道城门,把石壁产地全部圈起来。然后派玉匠雕制石壁,一尺的定价为一万钱,八寸的八干。”石璧如数完成后,管仲就西行朝见天子说:“敝国之君想率领诸侯来朝拜先王宗庙,观礼于周室,请发布命令,要求天下诸侯凡来朝拜观礼的,都必须带上彤弓和阴里石璧。不带彤弓石壁者不准入朝。”周天子吃人的嘴软,一口答应,便向天下各地发出了号令。天下诸侯都运载着黄金、珠玉到齐国来购买石壁。齐国的石壁由此流通于天下,天下的财物归于齐国。齐国政府手里有了黄金,马上搞减税,国内8年免税。

于这样一个喜欢炫富、搞垄断、打贸易战的商人宰相,当时人的评价却并不低。在管仲治理下,齐国搞“微观放权宏观调控”两手抓,一方面招商引资,减轻工商税负,一方面实施盐铁专营,保障财政收入,最终凭借经济实力而非军事实力成为春秋第一霸主,号令诸侯,共同尊重周天子、抵御蛮族入侵,特别是齐国都城临淄更是盛极一时,老百姓家家都忙着吹竽弹琴、斗鸡遛狗、下棋踢球,大街上车连车,人挤人,”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殷人足,志高气扬。”,堪称当时世界上最繁华富足的城市。孔夫子虽然不太赞成管仲本人的高调消费,却还是称赞:如果没有管仲振兴齐国,匡扶王室,我们都要变成野蛮人了。甚至直到两千年后,还有学者在讨论:如果齐国统一了天下,后来的中国将会怎样?

图片 5

可惜历史不能假设,管仲建立的商业型帝国怼不过商鞅开创的军事型帝国。在大秦帝国的执政者看来,只有耕战二字,人人都是战争机器上的螺丝钉,平民的高消费就是浪费,“工商之民”更是国家的蛀虫。在帝国,消费首先取决于等级,而不是财力,士农工商等级分明,如果你是商人,对不起,乘车、骑马、穿丝绸都没门,钱再多也不行。商人治国的那一套,终于渐行渐远。

订购战争机器十七个月后,高价炒作粮食五个月后,齐国忽然不要衡山国的机器了,还跟衡山国断交了。

有一天,管仲给齐桓公上完理财课,齐桓公听得是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

齐国一不要,其他国家也都不要了,衡山国君手里没粮食,也没赚到钱,傻了。衡山国只好去齐国进口粮食,很快财政破产。齐国攻打衡山国北部,鲁国攻打衡山国南部,衡山国君想了想,归顺齐国做公民去了。​

所以,天下的黄金就像流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周天子赚翻了,七年都没有再要求诸侯进贡。[3]

天下诸侯便都载运着黄金争先恐后地奔走求购。江淮的菁茅价格上涨十倍,一捆可以卖到百金。所以周天子在朝中仅仅三天,天下的黄金就从四面八方象流水一样聚来。因此,周天子七年没有索取诸侯的贡品,就是这个菁茅之​谋的作用。

有一天,齐桓公对管仲说,寡人想去朝拜天子,奈何费用不足,仲父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天下诸侯都运载着黄金、珠玉、粮食、彩绢和布帛到齐国来购买石壁。齐国的石壁由此流通于天下,天下的财物归于齐国。所以,齐国八年没有征收赋税,就是这个阴里之谋的作用。

一大堆废弃了的乱石头,原先半文不值,但在管仲的运作下,却变废为宝,价值连城,狂赚了一大笔。这一次,齐国赚的钱多得八年都不用收税。[2]

桓公问于管子曰:「吾欲制衡山之术,为之奈何?」管子对曰:「公其令人贵买衡山之械器而卖之,燕代必从公而买之,秦赵闻之,必与公争之,衡山之械器,必倍其贾,天下争之,衡山械器,必什倍以上。」公曰:「诺」。因令人之衡山求买械器,不敢辨其贵贾。齐修械器于衡山十月,燕代闻之,果令人之衡山求买械器。燕代修三月,秦国闻之,果令人之衡山求买械器。衡山之君告其相曰:「天下争吾械器,令其买再什以上」,衡山之民,释其本而修械器之巧。齐即令隰朋漕粟于赵,赵籴十五,隰朋取之石五十,天下闻之,载粟而之齐;齐修械器十七月,修粜五月,即闭关不与衡山通使,燕代秦赵即引其使而归;衡山械器尽,鲁削衡山之南,齐削衡山之北,内自量无械器以应二敌,即奉国而归齐矣。​

​因为诸侯是没有资格祭天的,所以这次机会就格外的珍贵,大家都愿意去。于是,天下的诸侯们便纷纷掏出黄金来,争先恐后地抢购。能够陪同天子出席这么大的盛会,黄金算什么,再贵也值!菁茅的价格顿时出现井喷,上涨了几十倍,一捆可以卖到百金。

因此,美联储需要变幻不停。这就不难理解特朗普用到了“最终”二字,只有最终美元强大,美国的金融屠刀才能够周而复始剪羊毛狂吃世界,而眼下,这一屠刀或正在伸向野心勃勃的印度。

“真的?”一条破龟就值一百里地,齐桓公不信。

于是,齐桓公去衡山国高价定购战争机器,结果十个月后果然燕代赵秦先后来争购,衡山国君高兴坏了,把自己的机器涨价了十倍预定给了天下各国,等着发大财。衡山国大街小巷的人都去兵工厂制造机器,没有人种地了。

图片 6

桓公说:“周天子财用不足,凡下令向各国征收,都不得诸侯响应,解决这个问题有办法么?”管仲回答说:“长江、淮河之间,出一种三条脊梗直贯到根部的茅草,名叫‘青茅’。请使周天子的官吏把菁茅产地的四周封禁并看守起来。天子总是要在泰山祭天,在梁父山祭地的。可以向天下诸侯下令说:‘凡随从天子在泰山祭天、在梁父山祭地的,都必须携带一捆菁茅作为祭祀之用的垫席。不按照命令行事的不得随从前往。'”

1.​《管子 山权数》桓公问管子曰:“轻重准施之矣,策尽于此乎?”管子曰:“未也,将御神用宝。”桓公曰:“何谓御神用宝?”管子对曰:“北郭有掘阙而得龟者,此检数百里之地也。”桓公曰:“何谓得龟百里之地?”管子对曰:“北郭之得龟者,令过之平盘之中。君请起十乘之使,百金之提,命北郭得龟之家曰:‘赐若服中大夫。’曰:‘东海之子类于龟,托舍于若。赐若大夫之服以终而身,劳若以百金。’之龟为无赀,而藏诸泰台,一日而衅之以四牛,立宝曰无赀。还四年,伐孤竹。丁氏之家粟可食三军之师行五月,召丁氏而命之曰;‘吾有无赀之宝于此。吾今将有大事,请以宝为质于子,以假子之邑粟。’丁氏北乡再拜,入粟,不敢受宝质。桓公命丁氏曰:‘寡人老矣,为子者不知此数。终受吾质!’丁氏归,革筑室,赋籍藏龟。还四年,伐孤竹,谓丁氏之粟中食三军五月之食。

这其中最大的贡献出自美联储。如果美联储无下限的狂印美元,那么美国就会形成严重的通胀,美元也就仅仅是一张张绿纸。而美元印得少,美国又无法占全世界的便宜。怎么办呢?根据美元在不同年份定期的松紧度来看,美联储往往在一张一驰之间,为世界的“绵羊”输血美元,同时,也为美国回血美元,这就会形成一种平衡。全世界的“绵羊”主要是新兴经济体,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为辅。不过,要想让一众“绵羊”接受自己的输血,美国也是煞费苦心。

石壁之谋

桓公说:“好。”于是派人封闭关隘,不和楚国互通使节。楚王果然非常得意,然后求购粮食。但是几个月都买不到粮食,楚国买一石粮食要四百钱。

“那等着瞧吧。”管仲笑了。

桓公即使人之楚买生鹿。楚生鹿当一而八万。管子即令桓公与民通轻重,藏谷十之六。令左司马伯公将白徒而铸钱于庄山,令中大夫王邑载钱二千万,求生鹿于楚。楚王闻之,告其相曰:“彼金钱,人之所重也,国之所以存,明王之所以赏有功。禽兽者群害也,明王之所弃逐也。今齐以其重宝贵买吾群害,则是楚之福也,天且以齐私楚也。子告吾民急求生鹿,以尽齐之宝。”楚民即释其耕农而田鹿。管子告楚之贾人曰:“子为我致生鹿二十,赐子金百斤。什至而金干斤也。”则是楚不赋于民而财用足也。

四年之后,齐国出兵攻打孤竹,打听到丁家粮食够大军吃五个月。于是,便把丁家主人召来向他说:“我有一件无价之宝在这里,现在我有出征的大事,想把这个宝物抵押给你,借用你的粮食。”丁家受宠若惊,收了那条龟回家供着,而齐军出征孤竹的粮食问题就这么解决了。[1]

石壁如数完成后,管仲就西行朝见周天子说:敝国之君想率领诸侯来朝拜先王宗庙,观礼于周室,请发布命令,要求天下诸侯凡来朝拜先王宗庙并观礼于周室的,都必须带上彤弓和石壁。不带彤弓石壁者不准入朝。周天子答应下来并向天下各地发出了号令。

我们看到,管仲的经济思想不过是本着物以稀为贵的原理,先占据某种稀有资源,再包装炒作并善于造势借势,最后引诱大家入套,牟取暴利。如果股市给他做庄家,大家恐怕都要倾家荡产,因为钱都被他赚了。现在炒家玩的现货期货如石油、大宗商品等,农产品如大豆、姜、蒜等,背后还是有现实的需求的;而管仲却能创造需求,乌龟、石壁和菁茅这些无用之物,和拜神、祭祖和祭天等这些活动结合起来,并借用国家和天子的势,创造了需求,变废为宝,参加活动的人被坑了还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管仲才是真正的资本运作高手!

不过,美元贬值只是美元剪羊毛的一个手段,如果一直跌跌不休,则会动摇美元固有国际货币地位的根基,无形也会诱发美国的通胀,甚至经济动荡。

注:

楚之男女皆居外求鹿。隰朋教民藏谷五倍,楚以生鹿藏钱五倍。管子曰:“楚可下矣。”公曰:“奈何?”管子对曰:“楚钱五倍,其君且自得而修谷。”桓公曰:“诺。”因令人闭关,不与楚通使。楚王果自得而求谷,谷不可三月而得也,楚籴石四百,齐因令人载粟处芊之南,楚人降齐者十分之四。三年而楚服。

2.《管子 轻重丁 石璧谋》桓公曰:“寡人欲西朝天子而贺献不足,为此有数乎?”管子对曰:“请以令城阴里,使其墙三重而门九袭。因使玉人刻石而为璧,尺者万泉,八寸者八千,七寸者七千,珪中四千,瑗中五百。”璧之数已具,管子西见天子曰:“弊邑之君欲率诸侯而朝先王之庙,观于周室。请以令使天下诸侯朝先王之庙,观于周室者,不得不以彤弓石璧。不以彤弓石璧者,不得入朝。”天子许之曰:“诺。”号令于天下。天下诸侯载黄金珠玉五谷文采布泉输齐以收石璧。石璧流而之天下,天下财物流而之齐。故国八岁而无籍,阴里之谋也。

自从1971年,美国私自废除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美元就成了独立的“钱”。通俗来讲,不论美国实际背后库存多少黄金,美元都是全世界的硬通货。特别是美元强加到大宗商品石油交易上,不论哪一个国家,你可以不喜欢甚至不用美元,但你不能不用能源,只要你交易能源,无论买与卖,你就必须使用美元。如果反抗,就面临着被动武的可能,科威特就是这样倒在美元血泊中的。石油美元是美国为美元称王称霸布的第一局,也可以称之为美元的基石。但是只有石油美元的基石,如果没有足够多的绵羊,美国的金融屠刀也无从下手,那么,美国又是如何在世界范围内开启了培养绵羊的阴谋呢?

图片 7

川普暴露了:美国正操控美元涨跌狂吃世界

石壁完成之日,管仲就来到洛阳,朝见天子。管仲说:“为了大王的尊严,我国君主打算率领诸侯们前来朝拜先王的宗庙,一者可以观摩学习周礼,二者也能为大王助威!乱臣贼子们见到这架势,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天子正愁自己威严渐失,连忙说:“好,赶紧去办!”管仲又说:“请大王发令,凡是来朝拜先王宗庙的诸侯,都必须带上彤弓和石壁,作为献给大王的贡礼,否则,不准入朝。”

2018年,美国无疑做好了狂剪世界羊毛的准备。美联储继2017年开启缩表加息通道后,多家机构预测2018年美元将加息3-4次。值得一提的是,近期美国似乎也在人为炮制各种美元涨跌的烟雾弹。比如,当地时间1月24日美国财长努钦表示,美元走软有利于美国贸易言论震惊市场,美元指数当天跌0.8%,创10个月来最大单日跌幅,创2014年12月以来新低。而到了当地时间1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专题

​3.《管子 轻重丁 菁茅谋》桓公曰:“天子之养不足,号令赋于天下则不信诸侯,为此有道乎?”管子对曰:“江淮之间有一茅而三脊母至其本,名之曰菁茅。请使天子之吏环封而守之。夫天子则封于太山、禅于梁父。号令天下诸侯曰:‘诸从天子封于太山、禅于梁父者,必抱菁茅一束以为禅籍。不如令者不得从。’”天子下诸侯载其黄金。争秩而走,江淮之菁茅坐长而十倍,其贾一柬而百金。故天子三日即位,天下之金四流而归周若流水。故周天子七年不求贺献者,菁茅之谋也。

十二个月之后,齐桓公又派外交通商事务大臣隰朋去赵国收购粮食,赵国粮食卖一石十五钱,隰朋给人家一石五十钱,全天下的商人都把粮食往齐国运输,再五个月后,全天下的粮食都到了齐国,全天下的粮食价格被齐国抬高了三倍。

管仲笑笑说:“主公,这还不简单,阴里这个地方独家出产一种美石(类似玉),这种美石是古代周天子制造王室祭祀专用璧的材料,请下令在那里筑成,要修三层城墙、九个城门,把阴里城防工事整的跟铁桶一样。再下令招聘一批玉匠,把这些乱石头,按标准雕制成一块块的石壁,一尺长的定价一万钱,八寸的定价八千,七寸的定价七千,石珪定四千,石瑗定五百。”齐桓公听了,将信将疑,但还是都照他所说的做了。

齐国派人运粮到芊地的南部出卖,楚人十分之四都投降齐国。三年之后,楚国败于齐国。

​管仲派出十乘车的使团前往那个人家,说国君赏赐给他中大夫的官服,并给他黄金一百两,说那个龟是东海海神的儿子,寄居在你的家里而已,国家要感谢你啊!然后用金制大盘把那个龟给“请”回来,一路敲锣打鼓,搞的人尽皆知。回来之后,供奉在大台上,每天杀四头牛祭祀它,号称无价之宝。

印度总理莫迪2014年5月发起了“印度制造”的计划,目标是将印度打造成世界制造中心。莫迪在2018达沃斯论坛上引用甘地的话说:“我不能把家中的窗户都堵住,我要让房子自由地承载八面来风。”

“城北边有个人,挖地的时候挖出来一条龟,这条龟价值一百里的土地。”

都来订购,机器肯定涨价十倍,到时候如此如此,肯定搞定。

文/小马锅

最近的几十年里,美国在举起金融屠刀而肆无忌惮地剪全世界羊毛的过程中,一直践行着这句话。作为全世界最大的金融机构,美国过去可以不需要或很少发展实体经济,仅凭那一张张绿纸-美元,就可以所向披靡。表面看起来,美元剪全世界羊毛的方式简单粗爆,而事实上,美国却为此布了一局又一局。

齐桓公赚足了钱,很同情周天子,对管仲说:“周天子也没经费,天子没钱也是孙子啊,你给想个办法给他整整!”管仲说:看他天子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资源,这样,江淮之间有一小块特殊的土地,独家出产一种茅草,这种茅草品种独特,每只都从根上长出三个分叉,这叫“菁茅”。这种茅是古代诸侯参与天子封禅大会必须的进门证,请周天子派人先把这块地圈起来,然后号令天下诸侯,周天子要带着大家去封禅泰山,举办祭天大会,老规矩:都必须携带一捆菁茅,作为祭祀之用的垫席。没有菁茅的,不得入内。

齐桓公曾经问管仲说:我想西行朝拜天子而贺献费用不足,解决这个问题有办法么?管仲回答说:请下令在阴里筑城,要求有三层城墙,九道城门。利用此项工程使玉匠雕制石壁,一尺的定价为一万钱,八寸的定为八千,七寸的定为七千,石珪值四千,石瑗值五百。

图片 8

御神用宝

美国操控美元涨跌与美国税改、甚至是近日美国联邦政短暂关门的初衷是一致的,都是为全世界制造一种现象,即配合美联储剪羊毛加速美元的回流。有观点认为,美元只有不断贬值,遍布全世界的美元才能加速回流,试想,如果一家美国企业当初在某新兴市场国家投资了1亿美元,当初美元对这个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的汇率为1:20,而美元贬值后,这个汇率可能为1:18,这意味着美国资本的1亿美元,回到美国以后增加了,当然这只是当初美元本金的增加,还不包括投资的利润,甚至是新兴市场国家支付的利息等。

菁茅之谋

楚王得知后,向丞相说:“钱币是人们看重的东西,国家靠它维持,英明的君主用它赏赐功臣。禽兽,是一些有害的东西,是英明的君主应当抛弃驱逐的东西。现在齐国用珍贵的宝物高价收买我们的害兽,这样是楚国的福分,上天将用齐国的金钱惠及楚国。您通告百姓赶快去寻找活鹿,来把齐国的财宝全部换来。”楚国百姓就放弃耕种来猎捕活鹿。管仲还对楚国商人说:“您给我贩来活鹿,二十头就给您黄金百斤;十倍就给您黄金千斤。这样楚国不向百姓征税,财富也充足了。”

图片 9

桓公向管仲问道:“楚国,是崤山以东的强国,它的人民娴熟于战斗的方法。如果派军队攻伐它,只怕我们的实力不能胜过它,会兵败于楚国,这应该怎么办呢?”管仲回答说:“就用战斗的方法来对付它。”桓公说:“这怎么讲?”管仲回答说:“您可用高价收购楚国的鹿。”

管仲:《琅琊榜》之江左梅郎

)在出席达沃斯论坛期间接受CNBC专访时,则亲自表示:“美元会越来越走强,最终我希望看到强势美元。”('The dollar isgoing to get stronger and stronger, and ultimately I want to see astrong dollar,')特朗普上述表态后,美元应声回涨,美元指数重又站上89关口,跌幅迅速收窄,不到十分钟从0.3%以上跌幅收窄到0.1%左右。约半小时后,尽数抹平跌幅,涨逾0.3%。BWC中文网分析团队认为,需要注意的是,特朗普用到的字眼“最终”(ultimately)二字,这无形暴露了美国可能会人为炮制美元涨跌,并狂吃世界的经济阴谋。

“有啊,多着呢,譬如有一种方法叫做御神用宝。”

楚国人民都在外面找鹿。隰朋让齐国百姓贮藏了五倍于过去的粮食,楚国凭借出卖活鹿贮藏了五倍于过去的钱币。管仲说:“楚国可以攻克了。”桓公说:“怎么办?”管仲回答说:“楚国贮藏的钱币增加了五倍,楚王将会很得意,之后求购粮食。”

周天子说:“可以,这没问题。”便向天下各地发出了号令。诸侯们一般很少有机会参观朝拜天子先王的宗庙,机会难得,一票难求呀。于是,天下的诸侯们都载着黄金、珠玉、粮食、彩绢和布帛,纷纷赶到齐国,争着抢着来购买门票——石壁。就这样,齐国的石壁流通于天下,天下的财物流归于齐国。

InvestIndia的数据显示,在投资印度的国际资本中,除中国以外,来自美国的投资占了24%,有预测这一趋势可能将会在2018年大幅蹿升。值得玩味的是,1月15日,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美国驻印度大使肯尼斯·贾斯特近日给美国商界指出一个方向,“把美国的利益迁往印度”。如果是这样,印度则有可能成为待剪的绵羊。

管仲是我国首位经济管理大师,他不仅是一个理财天才,同时也是顶级的资本运作高手,我们看看2700年前的管仲是如何玩资本运作的?

桓公问于管子曰:“楚者,山东之强国也,其人民习战斗之道。举兵伐之,恐力不能过。兵弊于楚,功不成于周,为之奈何?”管子对曰:“即以战斗之道与之矣。”公曰:“何谓也?”管子对曰:“公贵买其鹿。”

“御神用宝是什么玩意儿?”

“你前面说的这些理财办法用完后,还有别的理财办法吗?”齐桓公问。

桓公便派人到楚国购买活鹿。管仲就让桓公向民众求购,贮藏了国内粮食十分之六。派左司马伯公率领壮丁到庄山铸币。然后派中大夫王邑带上二千万钱到楚国收购活鹿。

输血光有美元的血液是不够的,还要与“绵羊”配型,这时,华尔街和美国企业巨头出现了。事实上,在输血世界“绵羊”的作用上,美国实体企业巨头和华尔街的身份是一致的,他们都怀揣着美元资本在全世界投资,待到把一些“绵羊”养得膘肥体壮之时,美联储则会突然举起屠刀,一是降速美元印钞机,二是加息,三是缩表,这样美元资本就会在那些被投资的国家上演资本逃亡,顺便剪掉那些“绵羊”长长的羊毛,这时外储薄弱的国家就会第一时间吃亏。用这样的方法,美国相继成功剪掉了南美洲多国、东南亚多国和日本韩国的羊毛。

本文由金冠彩票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孔子却给他点赞,春秋时期管仲的经济战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