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虎新作,淞沪会战

作者: 世界历史  发布:2019-09-21

1937年的“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拉开了中国全面抗战的序幕。

结语

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抗击日军是真实事迹,当年,苏州河两岸的人民都是这件事见证者。但要说明的是,800壮士并不是抗击了当时在上海的全部日军,毕竟,这支部队的任务是掩护大部队撤离,并不是收复上海。而且,800人也只是对外宣传的一个数字,实际上只有420人。为什么这么支小部队能够坚守四天四夜呢?第一,这是由88师抽调出来的骨干,并且配备了较强的火力,所以战斗了强悍。第二,日军也只是派了小股部队来接收四行仓库,毕竟当时日军要接管上海这么大的地方,而且自身也损失比较大,一时间抽调不出这么多人手。第三,上海市民给予了守军很大的帮助,上海的商会还号召食品厂赶做了了1万个烧饼,并派人送给守军。四行仓库4天守卫战,毙敌200余人,伤敌不计其数,中国军人伤亡43人,其中十余名殉难。在英军的掩护下,谢晋元率余部撤入英租界。

南京国民政府发令,所有参加四行仓库守卫战的官佐、士兵一律晋升一级。谢晋元从中校团副上升为上校团长,并授予青天白日勋章一枚。

拍好了是好剧,拍砸了就是神剧。例如某电视剧的包子雷就被观众吐槽离谱。不过,事实上,包子雷还是有历史原型的。当年美国为了支援缅印地区抵抗日本鬼子的游击队,就将一种炸药和面粉混在一起,制成了一种看上去像面粉一样的炸药。为了骗过日本鬼子,它还能烙成饼,做成面团、包子的模样,如果遇到日本鬼子盘查,必要时你还可以吃它一小口(味道相当的不好)。某电视剧的包子雷也正是取材于此。可真实情况是,尽管面粉炸药可以做成烙饼、包子、面团等骗过鬼子,但引爆它还是需要雷管和电线、电池的。某电视剧里咬一口,扔过去就炸是不可能的。

管虎的《八百》也是取材于真实历史,就是民族英雄谢晋元团长带领800勇士守卫上海四行仓库的事。这事发生在全面抗战初期的淞沪会战,中国100万军队迎战30万日本鬼子,苦战三个多月,虽然最终失败,但却粉碎了日本鬼子妄图三个月征服中国的美梦。当时的谢晋元任88师262旅524团团长,为掩护主力部队撤退,也是为了表明中国军队还在抗战,争取国际援助,谢晋元率领所部坚守四行仓库。至于800勇士之说,则是他率部多次击退日本鬼子后,有记者进入仓库内采访,最后问他“你和你的部下有多少人?”,他为壮声势,随口说了个800,于是,中国800勇士孤军奋战的事就经由媒体报道传开来。其实,当时在四行仓库内的中国守军并没有这么多,而是480人,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当时中国军队主力已经撤退,四行仓库是唯一还在抵抗的地方,而进攻上海的日本鬼子有30万,电影所宣传的800对30万也就是这么来的。

这种宣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他不对嘛,好像不行,因为就像前面说的,中国军队主力撤退后,上海就只剩下谢晋元率领的800勇士在坚守了,而进攻上海的日本鬼子有30万,800对30万好像也说得过去;但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日本指挥官不可能将他那30万鬼子兵都调过来打四行仓库的800中国守军的,他每次进攻投入一个联队都不错了。而且四行仓库紧邻着美英法等西方国家的租界,日本鬼子也不敢太放肆,不敢肆无忌惮的使用重型武器,这才成就了800勇士的奇迹。

将800勇士搬上银幕并不是第一次,1977年台湾省就拍过一部《八百壮士》,由柯俊雄、林青霞主演,不过,这片我没看过,好坏不敢妄加评论。大陆此次拍《八百》,希望能够将这段历史真实呈现给观众,拍成像《血战台儿庄》《铁血昆仑关》《我的团长我的团》那样的良心剧,而不是将它拍成类似于某电视剧包子雷那样的神剧。

首先正面回答你,不是神剧!!绝对不是神剧,我几年前无意间搜索到四行仓库保卫战时我也很吃惊,在日本侵华风头正盛的时候,整个上海都丢了,就是那么实际人数约摸不到500人的部队能守4-5天!!太不可思了!!!仔细查看料史以后才知道原来如此。

一;四行仓库位于上海闸北区南部的苏州河北岸,西藏路桥的西北角。它是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六层大厦,屋宽64米,深54米,高25米。创建于1931年,它原是四间银行——金城、中南、大陆、盐业共同出资建设的仓库,墙高城厚,不易攻破!

二;中国守军做了充分的准备,仓库外围修建和加固了工事,仓库内又囤积了大量的弹药武器、粮食和水,想攻破四行仓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三;四行仓库旁边就是英法租借,当时日本怕投鼠忌器,还不敢和英法翻脸,不敢使用大型杀伤性武器!!!

四;国民党守军是当时精锐中的精锐,装备精良,训练有速!老蒋把他们留下即是为了掩护撤退又要引起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迫使日本和解!!

上学的时候历史课上寥寥数字描述了四行仓库的战斗,当时就想,如果能够拍成一部电影多好,后来才知道,台湾早些年就拍过了,不过大陆看不了,据说还有林青霞。现在管虎导演拍了,个人还是比较看好的,毕竟出了不少精品。

关于四行仓库战斗,很多人说过程有点像神剧,这方面我也查了一些材料,看过一些纪录片,以及当时的一些影音资料,之所以能够坚持4天,还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的。

1、紧邻租界,四行仓库,后面就是苏州河,苏州河对岸就是英法租界,毕竟当时日本并未对英法宣战,如果炮弹打入租界,无异于对英法直接宣战,所以为了避免事态扩大,日本攻打四行仓库并未动用重型武器,如重型火炮、轰炸机等。日本的薄皮坦克也无法打穿或撞开四行仓库的墙壁,所以从火力上,国军与日军势均力敌。

2、四行仓库,是当时四家银行的仓库,为钢筋混凝土建筑,比起现在的豆腐渣工程,当时的四行仓库可以比作堡垒,尤其是历经了88年,依然屹立于苏州河畔,不得不说是当时的良心工程。由于日军投鼠忌器,不敢使用重型火力,只能用步兵使用轻武器强攻,所以效果十分有限,而且四行仓库比较高,周围建筑高度较低,国军将士可以俯瞰战场,视野较好,日军的一举一动都会暴露在国军的眼皮子低下,所以国军的战场主动性要好于日军。

3、国军实力,当时为了迷惑日军,达到掩护主力撤退的目的,谢晋元团长手下只有400兵力,但是号称800。在敌人进攻之前,国军也在四行仓库进行的周密的部署,也留有了许多武器弹药,除了没有火炮外,机枪,子弹,手榴弹等数量很充足,粮食和水也做了充分的准备。战术的布置也尤为重要,因为居高临下,谢团长在楼顶布置了观察哨以及多挺机枪,用于阻击日军敢死队,同时各个窗口布置火力点,一楼门窗全部用沙袋等物资封死,防止日军突入,二楼以上窗户用沙包堵住一半,只留下射击口和观察口,同时设置了敢死队,在仓库外形成战线,与仓库内的国军形成交叉射击,相互支援。并且实行轮流休息,哪怕你外面打的在欢,里面的将士该战斗的战斗,该休息的休息,保证了战斗的连续性。

4、百姓的支援,因为对面就是英法租界,很多逃入租界的上海市民能够全方位的看到对岸发生的战斗,很多人被国军英勇抗击日寇的行为所感动,纷纷用实际行动支援对岸将士,当日军即将进攻时,河对岸的百姓会举起大黑板,告知国军,敌人进攻的方向,其中14岁女孩杨惠敏,将青天白日旗包在身上,冒着日军的炮火偷偷的跑到了四行仓库,将青天白日旗交给了国军将士,当青天白日旗升起在四行仓库顶楼时,国军将士深受鼓舞,对岸的百姓也高喊“中华民族万岁”

四行仓库战斗的胜利可以说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作为淞沪会战的收尾之战,打出了中国军人的气势,也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军人抵御日寇的决心。

对于管虎导演的电影,我还是很期待的,因为是史实,拍成神剧的可能性不大。

首先,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并不是凭空编造出来的,它的故事来自于抗战初期的四大名团中谢晋元团的事迹。其他三个是南口的罗芳珪团,卢沟桥的吉星文团,阳明堡的陈锡联团。谢晋元团长。当时的四行仓库照片。最近的四行仓库照片国军的德国钢盔水壶师在阅兵。

当时的情况是淞沪会战由于日军在金山卫登陆,包抄了在上海地区的国军侧翼,为了不被日军合围,国军主动撤出上海,为了掩护主力部队的撤退,当时88师524团1营在1937年10月26日到10月31日期间,在上海四行仓库进行的战斗,战斗中524团1营以452人的兵力坚守阵地4天,歼敌200多,自身亡10余人,伤30余人。淞沪战役中的老照片

而在10月28日夜间,一名叫做杨慧敏的上海女童子军把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送了进去,而第二天在周围全是日军膏药旗的建筑物中,还有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在飘扬,这个情景极大的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斗志。

四行仓库是当时金城,中南,大陆,盐业四大银行的联合仓库,这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6层大楼,宽64米长54米高25米。位于苏州河边紧靠着当时公共租界。

由于紧贴着公共租界,日军在进攻四行仓库进攻时在动用重炮和航空火力的时候十分谨慎,恐怕炮弹落入租界,所以日军进攻十分不顺利。这种坚固的建筑物在巷战中本身就很容易成为防守一方设防的重点,对付这种坚固建筑物没有什么好办法就是用重炮和重磅炸弹炸,如果有空气燃烧弹也用上,能用上的都用上。

在坚守阵地,八百壮士退入公共租界,被租界的英军缴械,并且被长期关押,在1941年谢晋元团长被汪伪收买的败类杀害,后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进入上海租界,被关押的八百壮士又被日军俘获,一部分被送到太平洋的新几内亚做苦工。

这个历史原来在台湾已经拍过一部八百壮士的电影,其中林青霞演杨慧敏。不过这个电影看起来和台湾拍的忠烈千秋一样,给人的感觉很做作。现在还没有看过电影,不能说是不是神剧,但是有历史的原型一般是要好一些。希望能够拍的好一些吧。台湾的八百壮士海报,还有林青霞和杨慧敏的合影。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桌面战争兵棋”,我们专注于军事历史领域的耕耘,欢迎您的指点。

第一:历史上的四行仓库战斗国军确实是坚守了四天四夜,所以这肯定不是神剧,而是实打实的历史。1937年10月27日至10月31日,谢晋元率领的88师524团一部坚守四行仓库,以迟缓日军进攻掩护主力撤退,并向世界展示中国抵抗日本的决心。

第二:中国军队实际上只有400余人,相当于一个加强营。为了壮大声势,对外宣称800人。而日军方面更不可能是30万人,30万人是日军在淞沪会战战场的总兵力,而实际投入四行仓库战斗的至多不超过一个联队(团级)。

第三:四行仓库本身就是一座钢筋混凝土的坚固建筑,加上背靠租界,1937年的日军还不想引起国际争端,所以没有动用重炮和空军(怕误炸)。去掉重武器的影响,彼时最精锐的中国德械师和日军打个平手还是很轻松的,甚至国军在轻武器性能方面还优于日军。

综上所述,四行仓库战斗其实是一场政治意义大于实战意义的战斗,他更多的是向国际社会表达中国继续抵抗的决心。国军凭坚拒守、物资充足,而日军攻击手段又受条件限制,这场战斗本身远没有想象中血腥、艰难(参照同时期的罗店、宝山)。孤军作战,其真正的艰难之处不在于作战,而在于孤军。

事实就是在四行仓库,那些人真的守了四天。

当然除了他们装备充足(平均一人300发子弹。手雷多少记不清了,)粮食重组之外,和四行仓库一河只隔的是租界,由于当时日本人为了不刺激英美,不敢进攻租界这也就导致很多中国人在租界举着牌子告诉守军,哪里会来人。

然后日本人就这么在四行仓库吃瘪了,直到四天后,他们收到了撤退命令,才撤退到了租界。

至于这部电影,拍不好,当然会成神剧。不过拍好了绝对是这些年对抗战史挖掘最成功的电影。

都知道淞沪会战,但知道《八佰》这段历史的人的确是少之又少。以前听村里的一个老国军讲过《八佰》的事迹,至今印象深刻,希望管虎导演能够拍摄出好的效果吧。至少演员方面我觉得还是挺有戏的,我最喜欢的演员张译,有张译在,我觉得这部片子应该不会烂,以管虎导演的口碑,更不至于把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拍成抗日神剧吧。

淞沪会战历时三月,国军投入兵力八十余万,死伤三十万,日军投入兵力二十万,死伤四万余人,国军与日军死伤比高达1:7.5,正如冯玉祥所说,淞沪会战像一个大熔炉。但是淞沪会战也达到了预设的目的,改变了日军的作战策略方向,直接毁灭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野心。淞沪会战时蒋介石说,把上海的日军全部赶到黄浦江里去,真的很提士气。

至于你说的八百人对战三十万人撑了三个月,这个疑问我觉得是不成立的。淞沪会战历时三个多月,四行仓库是最后一个阵地,《八佰》也只是淞沪会战的尾声,并不是历时整个淞沪会战的。《八佰》并不是真的有八百人,只是为了壮声势宣称有八百人迷惑敌人,实际只有四百二十人,而日军的三十万人是整个淞沪战场的总兵力,并不是三十万人都派去打四行仓库,不是三十万人对战《八佰》里守卫四行仓库的四百二十人。

所以,八百人对抗三十万人撑了三个月,这个问题是根本不成立的。

现在《八佰》预告片已经出来了,也看过了,感觉挺有看头的,应该不会是神剧。

四行仓库没听过?谢晋元听过没?八百壮士(实际只有四百多人)死守4天,隔岸就是英美租界,西方各国是直接关注到这场保卫战的,想造假也没的造。

电影所谓30万日军是指当时淞沪会战日方投入总兵力,实际参与四行仓库攻击战的只是其中一、两千,但在当时淞沪会战中日总投入兵力比例8:2,战损比高达15:2的大背景下,四行仓库保卫战在兵力、武器均逊于对方的情况下,不仅成功守住4天,争取到了大部队撤退时间,战损比也做到了1:20,最后成功撤退,已是当年那个不幸年代中相当提振士气的一件事了。

当然客观原因也要说明,四行仓库因为正好是师部指挥所,里面各种弹药补给充足,加上四行仓库建筑本体就比较坚固,紧靠苏州河边,地理位置优越,又有隔岸就是英美租界,当时日本还没和西方撕破脸,所以出于谨慎没有使用各种炮具,也是四行仓库保卫战能够成功的不可缺少的条件。

电影为了效果,肯定会采用一些略夸张的手法,比如宣传800人对抗30万就是夸张的,但要凭这个就说这部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抗日神剧的,那还是先回去好好学学历史吧。

不是。

首先,这个事情历史上是真的发生了的。

其次,事实上守四行仓库的国军88师264旅524团第一营根本没有800人,只有420人。

再次,这420人也不是跟30万日军打,进攻四行仓库的日军只有一千来人,相当于一个大队的编制。

接下来我具体说说当年的事情经过。

八一三淞沪会战打到10月下旬的时候,上海的全部守军已经疲惫不堪,以孙元良的88师为例,作为国军三大德械师之一,仗打到那个时候该师已经先后补充兵员达6次之多,老兵十不存三。咱们研究军事的都知道,新兵和老兵在战场上发挥的作用根本就不能以人数来评断,10个新兵也换不来一个老兵,所以这时的88师战斗力大概也就只有开战前的三分之一的样子。

中间这位就是88师师长孙元良。

但是蒋介石硬要88师继续死守闸北,孙元良不同意,他是这么说的:

“如果我们死一个人敌人也死一个人,甚至我们死十个人敌人死一个人我也愿意留在闸北,但是现在88师十有七八都是新兵,我们孤立在这里,如果军官打没了,新兵必然就乱了,到时候被敌人任意屠杀那才不值,更不光荣。”

扯皮了一阵子后蒋介石同意88师随其他守军一同撤退,但还是要留下一个团守在闸北,以在国际上给人留下中国军队还没放弃上海的印象。

这个被留下来的团,就是谢晋元带领的524团了。下图就是谢晋元在八一三抗战时留下的照片。

然而在前两个月里524团一直处于一线,战损极为严重,所以在做部署时孙元良直接将其直接以原一营为主干,缩编成了一个加强营,并告知谢晋元一定要固守在四行仓库里不要出去,因为这栋建筑极为坚固易守难攻,而且他会给他们留下足够的粮食弹药,为防止自来水管被日军截断,饮水也有储存。

这样,就解决了524团最基本的补给问题。

其次,四行仓库因为紧挨着租界,根据租界条约义务,中日两军的炮弹决不允许落到租界内,否则就是国际纠纷。另外,四行仓库和租界中间还有个大煤气筒子,这东西要是炸了,半个租界都完蛋。

这一点对守军很有利,因为日军的坦克炮和步兵炮轰不开四行的外墙,而顾虑到炮弹落入租界的问题,又不敢动用射程远威力大的重炮,有好装备也使不上劲,所以就只能堆人头进行强攻。

因为这个背景条件的存在,524团才不会被日军的重炮部队给一锅端了。

再次,四行仓库是个六层高的建筑,守军居高临下,占据着地利优势,日军强攻只能顺着梯子往上爬,而楼上的守军这时候就机枪手榴弹一起招呼,咱们电视电影也看了不少,应该都知道这种从下往上打的攻城战有多难吧?

然后是关于日军兵力问题。

不知道题主30万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电影为了宣传这么说倒也能理解,但是正片上映后如果管虎真敢这么拍,那肯定是找骂。因为咱们但凡仔细想想,这也是不可能发生的。

第一,四行仓库门口屁大点地方,摆不下三十万人;

第二,就算摆得下,30万人能一起顺着梯子往上爬么?

事实上日军每次进攻也就几十个人,最多的一次进攻,也才200人。而且他们也不会傻到拼到最后一人,每次进攻看着情况不对,在死个二三十人的时候就主动撤退了。下图就是当年日军发动进攻的真实场面。

根据谢晋元在守战第一天(10月27日)夜里发给孙元良的报告称,当天大概击毙日军80人左右。

28日的第一战发生在凌晨三点。有40多个鬼子偷偷摸到了仓库西北角,想贴着墙角爬进仓库,但是被守军发现了,一个战士身上捆了几颗手榴弹,一拉弦直接就从五楼跳了下去,带走了20几个鬼子。

到了29日,日军前后派出5辆94式坦克掩护步兵进攻,但是也被守军打退了。

30日是守卫战的高潮,日军的坦克和步兵炮齐上阵,但也轰不开四行仓库的外墙,然后又发起了两次人数在200左右的进攻,无功而返。

所以四行孤军在四天四夜的作战中真正面对的日军加起来也就千八百人,是己方的两倍,但考虑到守军占据有利地势,日军又畏手畏脚,所以守军能在己方只阵亡了几十人人的情况下取得毙敌近300人的战绩,一点都不奇怪,绝对称不上是神剧。

我是鬼行僧,我来回答一下题主的问题。

首先《八佰》取材自真实事件,当年四行仓库守卫战,确实做到了以一个营的德械部队抵抗日军4天的历史事实。但其原因在于四行仓库背靠租借,日军不敢在未向英法美等国宣战以前动用“大杀器”,当年国军德械师的轻武器实际不比日军差。

其次至于《八佰》是否神剧,现在我未曾观影无法评价。但从现在的预告片推测,该片很有可能被军迷评价为神剧。毕竟预告片中很多军事桥段,作为一个伪军迷的我都已经看不下去,更何况真军迷?因为真实战场上,所谓的战斗意志和爱国热情绝不是通过表面的形式去表现的。

豆瓣上有一部评分最高的国产电视剧《战长沙》,一部以抗战为题材的电视剧,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一个家族的民国历史,最终每个人都成了国仇家恨中的英雄,殊不知,故事一开始每个人都只是过着自己日子的市井小民,甚至想通过婚姻逃避战争,这或许就是那个时代最真实的英雄。那不是神剧中脸谱化的民族万岁,不是文学中慷慨激扬的舍身取义,那只是一个个普通人,那只是一段由普通人绘就的惊天动地。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

《八佰》讲述的是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800壮士在上海闸北四行仓库坚守四天四夜,英勇抗击日寇的故事。问题中说《八佰》里面800名战士抵抗30万日军,小编还没有看过这个电影,不太清楚电影里是不是这样说的。不过,《八佰》是一个全民瞩目的历史题材,管虎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导演,小编认为他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因为在整个淞沪会战期间,日军投入的总兵力不过20万,何来800名战士面对30万日军之说?

去年夏天,从纪录片中了解到了那段历史,川军千里行军到上海,还没到上海很多军人就把军饷用完了,军官问他们怎么这么不节约,士兵说,知道上海的情况,没想要活着回来。是什么把普通人逼成了英雄?整个抗战,国军牺牲了上百位将军,淞沪会战开战伊始就有将军牺牲,他们都是不是本地人,家乡尚没有硝烟战火,父母妻儿尚在,是什么让普通人把生死置于度外?

上世纪30年代末,几乎每一位爱国青年,都会高唱这首壮歌。在八年抗战中,这首歌曲鼓舞着百万青年投笔从戎,奔赴抗日战场。歌曲描写了抗日战争初期,死守上海最后一块阵地的400壮士的事迹。

军民同心

当八百壮士在四行仓库打击日军时,苏州河南岸,从早到晚,到处都是观战的人群。河堤边、马路上、店铺前,人山人海;阳台上、窗户旁、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市民们为枪声所召唤,不只是观战,也是助战而来的。当八百壮士打得顺手,消灭了敌人,南岸就万众欢腾,拍手叫好。当日军要搞什么鬼,群众就赶紧报告、提醒。有人抬来大黑板,立在最显眼的地方,日军有什么动向,都用大字写在黑板上,向八百壮士报信。有人拿着喇叭筒,站在河边,不断向楼里传递消息。每当日军从东边钻出来,市民们立刻高呼:“揍东边的鬼子!”他们从西边露头,就听到:“打西边的坏蛋!”上海民众以这种现实的方式,为八百壮士助威,为八百壮士壮胆。

受四行仓库800壮士英勇事迹感染,著名作曲家夏之秋作曲《歌八百壮士》,桂涛声填词。歌词曰: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八百壮士奋战东战场,四方都是炮火,四方都是豺狼。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八百壮士一条心,十万强敌不敢挡。同胞们起来,快快赶上战场,拿八百壮士做榜样。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不会亡!”

八百壮士在四行仓库英勇奋战之壮举,产生了深广的国际影响。美国人在上海出版的英文报纸《大美晚报》发表社论说:“吾人目睹闸北华军之英勇抗战精神,于吾人脑海中永留深刻之印象,华军作战之奋勇空前未有,足永垂青史。”英国伦敦出版的《新闻纪事报》发表的评论说:“华军在沪抵抗日军之成绩,实为任何国家史记中最勇武的诸页之一。

周末,去新东方上课,早到了,看到那条苏州河,觉得亲切,于是就沿着河散步,文艺青年的病症之一就是喜欢大海和湖泊,这两样上海都轻易看不到,黄浦江总是人潮汹涌,唯有这治理之后的苏州河还多少有些许文绉绉的气息,我拿着手机取景,将河面的拱桥与对岸的建筑凑成一个个黄金分割点,对焦,调光,我边走边拍。忽然一个破败而又苍然的建筑冲入我的视线:四行仓库。

经过三个月的鏖战,中国军队在淞沪会战战场伤亡惨重,只好无奈撤退。四行仓库就成为掩护大军撤退的最后的屏障。同年 10月下旬,国民革命军88师524团副团长谢晋元奉命组成了400人(嗯!没错,你没有看错,不是800人,是400人!)的加强营,驻守四平仓库,掩护军队的撤退。图片 1

图片 2

高晓松说,我们永远无法理解那个年代的人对国家的感情。淞沪抗战的同时,在淞沪码头每天都有从上海始发的远航渡轮,船上的人大多是去欧美留学的留学生。那一年夏天,离开祖国的留学生,望着城市北面的战场,隆隆炮声中留学生嚎啕大哭,为了这个苦难的民族,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抗战胜利后回国。

孤军坚守四行仓库

1937 年 10 月下旬,此时淞沪会战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中国军队全面败退,上海眼看即将失守,此时,国军精锐已经伤亡惨重,蒋介石也无心再战。10 月 26 日晚,南京总统官邸内蒋介石下达了一道命令,留一个师死守闸北,其余部队全部撤退,蒋介石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方面吸引日军的注意力,掩护大部队撤出。另一方面在几天后九国公约签字会议上,能够让英国和美国听到上海抵抗的声音,帮助中国伸张正义。

这个任务落到了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集团军第88师身上,该师奉命留下1个团,死守闸北,牵制日军。该团第1营为基干,组成加强营,共420余人,对外仍用团番号,称800人,八百壮士的称谓由此而来。

八百壮士由团副谢晋元、一营营长杨瑞符等率领,以四行仓库为固守据点,实施掩护任务。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谢晋元在对全体官兵作战前动员时是这样说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是中国人,要有中国人的志气。现在我们四面被日军包围,这个仓库就是我们的最后阵地,也可能是我们的坟墓,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就要同敌人拼到底!”全体官兵表示:誓与四行仓库共存亡! 就此,八百壮士在四行仓库开始了影响深远的四天四夜守卫战。

苏州河

“卢沟桥事变”时,中日冲突还是小规模、地区性冲突,淞沪会战后,标志着中日全面战争的真正开始,这是中日双方在抗日战争中的第一场大型会战,也是整个中日战争中进行的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这场战役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主动发起的,目的是为了把日军由北向南的入侵方向引导改变为由东向西,以空间换取时间,粉碎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计划。淞沪会战中日双方共有约100万军队投入战斗,战役持续了三个月,其中日军投入8个师团和2个旅团共20万余人,宣布死伤4万余人。中国军队投入最精锐的中央教导总队及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及148个师和62个旅80余万人,自己统计死伤30万人。虽然淞沪会战中国军队伤亡惨重,而且最后结果也以上海失守,中国军队全面撤出上海告终。不过,总的来看,淞沪会战还是达到了战略目标,日军的战线也被越拉越长,在中国陷入了持久战的泥潭,最后失败。

那是一场怎样的战争?谢晋元与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为什么要死守?1937年的那一刻,上海已经全城失守,那里是淞沪会战最后的战场。为什么是四行仓库?对岸就是隔岸观火的租借,日军进攻上海,避开了洋人的租借,就在对岸,洋人还在喝着咖啡。为什么不能后退?那是一场政治意义大于军事意义的死守,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华民族一退再退,从台湾到东北全境,从甲午到九一八,面对日本,中国的隐忍多于抗争,但是始终都没有走出丧权辱国的悲怆。在四行仓库之前,数十万的中国军人,从蒋介石的中央军,到各地军阀的地方军,一支支军队,一个个士兵。白崇禧在淞沪开战两个月后痛哭,这个军阀数十年的积累,在一场同仇敌忾的战争中几乎耗尽。淞沪会战依然以撤退告终,四行仓库一役是一场几乎没有军事意义的战争,没有后援,没有撤退,如山的军令就是死守,打光最后一颗子弹,打到最后一个士兵,只是为了告诉世界中华民族没有放弃。这像极了电影《赛德克巴莱》中的故事,明知道是必输的,但是还是要抗争,为了荣誉,不求生,但求死。

连续四天四夜的战斗

27日晨,仓库西北被敌人包围。中午,日军开始从西面的交通银行方向向四行仓库逼近,当即遭周边阵地守军顽强抗击。日军扔下数具尸体,抱头回窜。随后,日军纠集兵力再次扑向周边阵地,周边守军进行英勇抵抗后,退入仓库。日军占领周边阵地后,立即猛攻仓库大门。日军兵力几倍于守军,但八百壮士沉着应战。是日,日军遗尸80余具,四行仓库丝毫无损。

10 月28 日清晨,四行仓库的哨兵突然发现一个女孩奔到了仓库门口。女孩子说她是童子军杨慧敏,哨兵随即从窗口放下绳索,然而就在此时,日军对着窗口扫射,危急时刻,谢晋元急中生智,给日军来了一个声东击西。他命人从另外一个窗口推下两个麻袋吸引日军火力,趁着间隙,哨兵成功将杨慧敏拉入仓库,进入仓库后的杨慧敏将随身携带的一面旗帜交给了谢晋元。第二天,四行仓库楼顶举行了庄严的升旗仪式,五十名士兵举起枪对空齐放。这天,日军数次强攻,密集的枪弹,把大楼打得四处冒烟,遍体弹痕。但都被八百壮士击退。营长杨瑞符在《孤军奋斗四日记》中写道:

“十月二十八日,午后三时,我看见敌寇在四行仓库的西北面,很隐蔽地运动着四五门平射炮,向我们放射,我当即令机关枪向敌射击阻止:而敌寇在交通银行屋顶之机枪也马上向我还击,至此我们又和敌寇开始第二次血战了。敌火之猛烈,较二十七日堵门攻打尤甚。仓库各楼中,枪弹横飞,烟焰蔽目,我命令各连一律停止工作,参加战斗,我与谢团副分头指挥。谢团副担任大厦东面的指挥,我在西面第三连阵地指挥作战,与敌相持。下午五时许,敌寇弹药消耗甚多,我略有伤亡。时天色已晚,敌见不逞,狼狈而

去。”

29日午后,日军在四行仓库西北角摆出几门平射炮,对仓库大楼进行轰炸。中国守军利用被日军炸开的洞口,架上重机枪,对日军进行猛烈扫射,日军平射炮失去了威力。而后,日军一边动用坦克,一边派出举着钢板的日本兵,向着四行仓库东门硬冲过来。在这紧急关头,守在五楼的敢死队员、年仅21岁的副班长陈树生,身捆多个手榴弹,纵身跃下,同日军同归于尽。聚集在苏州河畔的民众,目睹了这壮烈的一幕。30日夜,谢晋元接到撤退的命令。午夜时分,谢晋元指挥一营各连按顺序梯次撤退。八百壮士在四行仓库坚守阵地英勇阻击日军的壮举,沪上各报争相报道八百壮士的战况。

不是没有听过八百壮士镇守四行仓库的故事,不是不知道脚下的城市曾经是淞沪会战的主战场,不是不知道这条苏州河曾经炮火连天。四行仓库的出现太突然了,苏州河太静,静得没有潮水与波涛,而四行仓库几乎是赤裸着出现在我的面前。

问:管虎新作《八佰》,800名战士面对30万日军,能坚守四天四夜,你认为是抗日神剧吗?

——题记

《八佰》就是在这个背景下的故事。

四行仓库

今天的上海距离那场战争已经太远,这是全中国最日新月异的城市,每一天都有高楼拔地而起,每一天都有成片的老宅被抹去,四行仓库,它完全保留了历史的样子,破败而又苍凉,四百多个弹孔,冲击炮留下的焦土与破瓦,我停下脚步注视着那个建筑。我保证我绝对不是第一次见到,半年多前,在那个全民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夏天里,我知道这个地方,知道这段历史,但是百闻不如一见。

看过太多的抗日神剧,似乎英雄生来便不畏死,生来便是抛头颅洒热血。殊不知真实的英雄,有的不是自愿上的战场,抓壮丁,逃不掉。殊不知真实的战场,不是没有害怕,而是逃跑就是枪毙,同样是死,宁愿为民族而亡。

还记得纪录片中,最终从四行仓库中突围而出中国军人,他们坐着军车从热闹的大街经过,沿途的百姓自发而来,将他们视为英雄,欢呼致敬,而影片中的英雄,沉默而又茫然,他们的眼神甚至没有聚焦,面部没有表情。这才是真实的历史,真实的人。他们或许在唏嘘这个民族未来的命运,或许是在怀念故乡的亲人与饭菜,或许是在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

致意每一个向死而行的生命。

苏州河

《战长沙》的最后,顾清明说:“战争对每个人而言都是灭顶之灾。”我看着那个残破而又悲壮的建筑,默默地告诉自己,那就是战争,那就是这座城市,我的故乡,最真实的记忆,关于抗战,关于英雄,关于那个年代中鲜活而又无比普通的人们。

这可能是八年抗战中最为戏剧性的一幕。对岸的中国百姓用旗语与四行仓库内的士兵对话:“中国军人,你们需要什么?”对面回复:“我们什么都不需要,我们需要一面国旗。”那天夜里,一个女学生带着赶制的国旗游过苏州河,第二天沦陷的上海,四行仓库的顶楼一面青天白日旗升了起来。对岸的中国百姓或是含着眼泪望着那面国旗,或是振臂高呼:中华民族万岁!这一幕被无数租借里的外国记者用文字或是影像记录了下来,全世界的报刊上都出现了那面国旗。

本文由金冠彩票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管虎新作,淞沪会战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